<<羽毛球>>总第100期

李宗伟:等待命运的宣判

2014-12-16 17:00:00
0

  文 / 詹腾宇

  李宗伟终于抢到了人生的一次“头条”, 然而这却是他职业生涯最大的一次打击。进入他 体内的禁药,到底是因为“代谢缓慢”,还是有意服之?是禁赛两年,还是获得世界羽联减刑? 这一切要等到 12 月初举行的听证会之后才能见分晓。对于这样一位在外人看来充满悲情 色彩的顶尖高手,现在真的是悲情到无底线——只有更悲情,没有最悲情!

  打击随幸福而来

  10 月 21 日是李宗伟的生日。这一天 12 时许 , 这位马来西亚羽毛球名将在个人网络社 交账号晒出了一家三口的合照:黄妙珠怀抱着 儿子,李宗伟开心地紧拥着母子,看上去温馨 而又幸福。

  然而仅仅两个小时后,天塌地陷,舆论沸 腾。马来西亚《中国报》爆料:“大马羽总今 日证实,马来西亚一名顶尖男子羽毛球选手在 今年八月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药检不过关。 这名选手在世锦赛和九月的亚运会上均赢得过 奖牌。”晚间,马来西亚青体部发文告证实, 一位马来西亚羽球名将药检不过关。尽管因为 规定一直没有公布这位运动员的姓名,但按照 条件推测,只可能是李宗伟一人。

  作为男单过去六七年间的一流顶尖高手, 李宗伟却屡屡与“头条”无缘,俨然羽坛的汪峰。 当林丹一次次登顶、世界冠军数累积到 18 个、 两次创造全满贯的辉煌时,李宗伟仍然未能夺 得个人的首个世界冠军。今年世锦赛,林丹未 能获得外卡,参赛之路被阻断,李宗伟获得了 打破世界冠军荒的绝佳机会,不过他却在决赛 当中输给了中国队的谌龙,“头条”再次让别 人抢走。

  就是在决赛之前的一次尿检当中,李宗伟 A 瓶结果呈阳性。李宗伟终于抢到了一次“头 条”,然而这却是他职业生涯最大的一次打击。

  恰恰也是在 4 年前,前女单世界排名第一的周蜜因为服用违禁药物, 被禁赛两年。当时已年过 30 的周蜜自此退出羽坛,结束了自己的 职业生涯。

  11 月 5 日,李宗伟在妻子黄妙珠的陪同下,飞赴挪威奥斯陆 大学医院实验室,亲眼见证了 B 瓶样本的检验程序。两天后,世 界羽联知会马来西亚羽总检验结果,B 瓶依然呈阳性,失去了人们 眼中“0.1%”的翻案希望,李宗伟涉药证据已经确凿。倘若禁赛 两年,李宗伟铁定将无缘两年后的里约奥运会,考虑到他的年纪, 这恐怕也意味着羽毛球生涯的终结。

  11 月 8 日,马来西亚羽总在吉隆坡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 该国一名羽毛球选手的 B 瓶样本尿检结果确认存在禁药地塞米松。 李宗伟随后发表声明,承认自己就是那位运动员,“感谢你们对 我的信任,在我的运动生涯中从未欺骗过任何人,我也绝不依赖 违禁药物。”李宗伟表示,“事件存在着太多未解的谜团,我希 望尽快洗清污名。”

  同情多于质疑

  2013 年初,当曾经的环法 7 冠王阿姆斯特朗对着镜头亲口承 认自己使用过禁药时,一个完美的体坛形象轰然倒塌了,那些励 志的故事竟破碎成一个个大谎言。

  当李宗伟药检不过关曝光后,却没有经历阿姆斯特朗式的形 象毁灭。这种差别不乏几点原因,羽毛球不同于田径、游泳、自 行车等竞技项目,更接近技巧性项目。当年,李永波力挺周蜜时 曾说过一番话,“羽毛球是技术和体能结合的项目,不是一个纯 体能的项目。可能纯体能的项目,兴奋剂会起到一些作用,但对 于羽毛球运动员来讲,兴奋剂的确起不了作用。”

  李宗伟被查出使用的禁药是地塞米松,该药物多用于运动员 伤病康复阶段,在赛外是允许使用的,对于提升运动能力并无太 大的效果。

  4 年前,当周蜜深陷禁药漩涡时,德国乒乓球名将奥恰洛夫也 一同栽倒。与周蜜一样,他也是在一次例行尿检的样本抽查中被 验出服用禁药克伦特罗,俗称“瘦肉精”。不过与周蜜在申诉当 中没能提供有力证据不同,奥恰洛夫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德国乒 协对与奥恰洛夫一起参加中国公开赛的其他 4 名球员进行了尿检, 虽然没有呈阳性,但是尿样中同样含有微量“瘦肉精”成分。最

  为关键的是,在奥恰洛夫的头发当中没有发现克伦特罗,验证了 奥恰洛夫的误服说法。因为如果是大剂量或者长期服用,头发里 就会检测出来,奥恰洛夫最终免于禁赛。

  尽管不能像奥恰洛夫那样验发证明清白,李宗伟也不乏自证 的机会。在世锦赛之前的 8 月 15 日,李宗伟进行抽样药检时做 了赛外药检,由于地塞米松在这类检测中不属于违禁药物,李宗 伟通过了那次药检。马来西亚体育部门已经着手从巴塞罗那的化 验室取回他的尿液样本,重新进行检验。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 部长凯里表示,再次检验的结果或许能够解释李宗伟体内为何出 现违禁药物地塞米松。凯里说:“7 月 17 日是那名球员近期内唯 一一次服食含有地塞米松的药物,而这个药物理应在 10 天至两个 星期内就会代谢掉,如果这尿液样本对地塞米松呈阳性,就意味 该名球员体内也许出现代谢缓慢的情况。”

  此外,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还为李宗伟聘请了著名的兴奋 剂上诉律师麦克•摩根。这位英国人曾经在不少药检案件胜诉, 而这些费用也是由青年及体育部承担。

  作为马来西亚体育的标志性人物,李宗伟在国内获得了不少 的同情甚至力挺,其中便包括马来西亚首相夫人罗丝玛。“我希 望他(李宗伟)忍耐,我们一起等待最终判决。”罗丝玛在一次 活动中表态。作为对手的中国羽毛球队上下也表达了对于李宗伟 的信任,李永波、谌龙、傅海峰先后表态,相信李宗伟不是有意的。 老对手林丹则表示:“我希望曾经让所有人都非常仰慕甚至非常 欣赏的伟大球员能够尽快回到赛场。”

  里约等待宣判

  纵观世界体坛,极少出现像李宗伟这样,栽倒在禁药这条不 能触摸的红线上,反而获得了广泛的同情。只是谁也没有想到, 对李宗伟最大的质疑竟来自于马来西亚羽坛。马来西亚羽总独立 评估委员拉昔夫•西德克表示:“我想不用明言。其实这种事 ( 使 用禁药 ) 已有一段时候。”西德克甚至还爆料,“他甚至聘请了一 位外国医生到马来西亚,这样他可以不被发现地用药,这件事羽 总内部好几人都知道。”

  拉昔夫•西德克不仅是马来西亚羽坛名宿,他的弟弟拉希德•西 德克还是马来西亚羽毛球队现任的单打教练,后者则表达了对于 李宗伟的绝对支持。拉昔夫•西德克此番言论一出,引起了轩然

  大波,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反驳拉昔夫•西德克是胡乱 猜测,李宗伟的律师也向拉昔夫•西德克发出了信函。在各方压 力之下,拉昔夫•西德克最终收回了这些言论,并且做出了道歉, 不过影响已经产生。

  李宗伟被正式确认涉药是在 11 月 11 日,世界羽联当天发布 声明说,现男单世界第一、马来西亚选手李宗伟由于兴奋剂检测 没过关,已经被暂时禁赛。李宗伟获得的世锦赛和亚运会奖牌随之 被收回,这还是世界羽联及马来西亚方面首次公布李宗伟的名字。

  根据规定,世界羽联在裁决之前将会订下具体日期给运动员 进行听证,让李宗伟为自己辩解,若能证明其中的违禁药物是用 于治疗伤病和恢复身体机能的,可以免除最高两年的禁赛处罚。 本次听证会定在了 12 月初,在世界羽联驻地马来西亚吉隆坡进行。 听证委员会由 5 人小组组成,它们分别是听证委员会主席、挪威 人巴德•汉森以及 4 位委员,成员既非世界羽联,也不是各洲羽 毛球协会成员或理事,但都是拥有反兴奋剂专业知识的人士,其 中一人拥有法律专业背景。

  世界羽联听证委员会上一次的任务就是在今年 1 月初,听证 韩国男双李龙大与金基正 3 次“逃避药检”罪名并禁赛 1 年处罚。 由于韩国羽协独揽责任,李龙大和金基正上诉成功,世界羽联提 前结束了他们的禁赛处罚。

  52 December 2014

  届时,李宗伟是像李龙大那样上诉成功,还是如周蜜一样遭 遇禁赛两年的重罚?从时间上看,李宗伟倘若遭遇两年重罚,几 乎确定错过里约奥运会。如果是禁赛半年,李宗伟将不会错过明 年 5 月 1 日开启的里约奥运积分赛。在伦敦奥运会之后,林丹曾 有过两次长度超过半年的“休假”,对超级丹的状态并没有产生 影响。对李宗伟而言,半年的禁赛不会影响到他参加里约奥运会。

  倘若禁赛一年,禁赛的起止日期将比较重要。当年,周蜜听 证会定在了 8 月 23 日,禁赛日期最终从当年的 8 月 4 日算起。以 李宗伟听证会定在 12 月初看,禁赛日期可能从 11 月算起,到明年的 11 月为止。这样的话,李宗伟还能赶上奥运积分赛的一半赛事,以 李宗伟的抢分效率看,获得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是李宗伟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也是世界羽联有史以来最大 的一次考验。4 年前,当周蜜涉药时,世界羽联挥起大棒,周蜜成 为因涉药被世界羽联禁赛的第一人。其首席运营官托马斯•鲁恩 德当时表示:“这次事件向顶尖运动员传达了一个强烈的信息, 那就是他们要意识到在这项运动中使用违禁药物的后果,无论是 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4 年后,同样陷入漩涡的李宗伟能否给出有利的证据?对于李 宗伟的解释和提供的证据,世界羽联是否会相信,从而网开一面。 一切谜底,在听证会后才能揭晓。

责任编辑: 路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