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总第100期

四十三年再聚首

2014-12-25 17:09:00
0

  聚会,几乎是每个人都很喜欢的形式,因为它不仅是一种放松和娱乐,更多的是好友们聚在一起,一同回忆过去时光的奇妙感受。欢声笑语中,觥筹交错间,聚的是一种氛围,聚的是一种回忆。当一个聚会有40年的积淀,那它会是怎样的呢?

  时间回到43年前,1971年,为了重振文革当中衰退的体育,国务院特发了文件,要求组建全国体育青年集训队,从各地方挑选好的苗子,集中到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进行集训。在这一批青年才俊中,有15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当时青训队的羽毛球队。那个时候,他们默默无名,如今回头看时,他们当中走出了世界冠军教练林诗铨,走出了中国队的男单一代名宿栾劲,走出了培养了黄华、秦艺源等一批世界冠军的金牌教练陈红娣。

  43年后,这一批曾经的战友相聚北京,自然是几多感慨。

  逛天坛,年轻并时尚着

  10月24日,当年集训队的教练王美宋和昔日的弟子们一起,到天坛游玩聊天。当天北京的天气并不太好,不过轻度的雾霾并没有影响大家游玩的兴致。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走走停停,不断聊着当年的趣闻轶事。

  43年前,初到北京的队员们也来过天坛,故地重游,大家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在天坛里跑步锻炼的情景。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天坛做过哪些翻修,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虽说大部分人已经很多年没来过北京,不过曾经的记忆依然清晰,或许这些画面,在这些年里不止一次出现在他们的梦中。

  王美宋教练走在队伍的中间,今年已78岁高龄的她神采奕奕,红光满面,不断和身边的弟子们聊着当年的故事,说着现在的种种,声音洪亮,兴高采烈。队员们则在一旁搀扶着自己的恩师,有说有笑。队员们都说,当年王教练像母亲一样照顾着自己,而今天,一家人又重新相聚,这样的场面,温馨、熟悉,令人感动。

  都说运动使人年轻,这不仅仅是指身体上的健康,更多的是指运动员不断进取的心,让他们对新的事物一直充满好奇。比如这一批聚会的老运动员们,除了大合影需要别人操作外,其余的照片集体用自拍来解决。拍的不好,也会像年轻人一样嚷嚷着表示不满,然后马上“梳妆打扮”,甚至戴上墨镜,百般整理之后再来一张,一直拍到满意为止。自拍之后的下一个动作也很时尚,转手就发到社交网络上,回复评论不亦乐乎。

  时近中午,一行人慢慢走出天坛公园,来到附近的一家餐厅。王美宋教练的爱人、羽毛球名宿、也是培养了李玲蔚、韩爱萍等诸多名将的功勋教练陈福寿已经在那里等大家了。见到已经80岁高龄的陈老,大家都很高兴,争相与陈老合影交谈,不亦乐乎。几个男队员直接把陈老团团围住,开始“自曝”当初在陈老手下的种种调皮捣蛋的事,逗得陈福寿老先生笑得合不拢嘴。

  回北体,追忆青春“糗事”

  10月25日一早,队友们早早集中,乘坐大巴前往北京体育大学。43年前,当时的北京体育大学还是北京体育学院,这一批青年才俊,就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梦想。

  1971年,集训队羽毛球队刚刚组建的时候,不仅运动员资源稀缺,教练员的人手也不宽裕,不得已,羽毛球队的教练构成只能由国家队教练、地方上曾经的羽毛球教练以及北京体育学院的老师组成,羽毛球名宿陈福寿成为集训队的教练之一,他的夫人,王美宋女士也是那时从福州来到北京,开始女队的教练工作。此外,当时北京体育学院的杜家柱老师也加入到教练员队伍中。

  在前往北京体育大学的路上,队员们一直在回忆着当年。他们还记得,当时的学校附近很荒凉,几乎就是被一片片菜地包围着。要想进城,只有一班公交可以坐,而且往往要等很长时间车才会来。几个男队员没这个耐心,曾经骑着自行车从学校一路蹬到西单。

  大巴开进北京体育大学的大门,面对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的学校,队员们都睁大双眼,从这已经陌生的景色中寻找40年前的熟悉。“这是田径馆”、“那个方向应该是办公室”、“这边的田径场位置没变”、“这一片当初都是荒地”……

  在大家的要求下,大巴车停在了位于北京体育大学南门的毛主席雕像前。当初,这里是学校的正门,而雕像一直以来都是学校的标志之一。顾不上早起的疲劳,队员们都兴高采烈地在雕像下拍起了照。在车上,他们就一直在说,到了学校,一定要先去看“毛主席”。

  大家移步到2008年落成的运动员公寓会议室,队员们都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纪念T恤衫,围坐一起,和王美宋教练、杜家柱教练一同座谈。尤其是多年未见大家的杜教练,操着一口纯正的山东口音,和队员们侃侃而谈,笑声不断。

  整个座谈会上,充满了故事,充满了乐趣。

  王美宋教练说,那是自己第一次带专业队员,过去都是带小孩,属于羽毛球启蒙训练,和7个女队员朝夕相处的3年,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杜家柱教练说,现在还记得那时和队员们一同摸爬滚打的情景,晚上帮队员们盖被子,白天叫大家起床,甚至第一次比赛,大家的每一场比赛他都记得;现在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任职的林诗铨说,那是自己第一次离家,教练们像父母一样关心自己,不仅教打球,更教做人;带出多位世界冠军的陈红娣说,这些年在外,一直在想家(北体),想妈妈(教练)。

  云南的戴川是体操队员出身,选到集训队之后才知道自己是羽毛球队,曾经想离开,结果当时队里的军代表告诉他,如果走了算逃兵,他这才带着情绪留下。曾任山东队主教练的杨亚平,曾经在快睡觉的时候,听到戴川说有人在加练,于是两人马上拿起装备,翻进羽毛球馆加练,后来成为常态。练完还会去田径场拉体能,或者去蹲杠铃。而带头加练的那个人,后来成为一代名将,他叫栾劲。武汉的孙玲道出了当时女队员的趣事,队里发了牛奶舍不得喝,冬天的时候拿杯子放在窗外准备做冰棍,结果被大风连杯子带牛奶吹了个无影无踪。上海的徐惠珍刚到北京时,一看到火车就想家,就会哭。那个时候,大家会到学校周边的水塘去抓青蛙,抓到之后就会送到王美宋教练家,王教练就经常做青蛙给这个爱哭的上海女孩子吃,惹得大家很是“嫉妒”。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座谈会上始终充满着欢声笑语。最后,陈红娣建议大家2016年再聚一次,再回一次母校,为王美宋教练庆贺80大寿。而杜家柱教练则用一句充满温暖的话为座谈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无论什么时候,北体都是你们的家!”

  午饭过后,队员们重游了校园,在自己曾经挥洒过青春的地方——球馆、食堂、宿舍……留下了43年后的记忆。聚会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这段持续了43年的回忆,这段还将继续进行的回忆,将会永远年轻!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