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总第100期

京羽堂和它的掌门人

2014-12-25 17:56:00
0

  京羽堂,一个略显古朴却又透出灵气的名字,一个江湖气息浓厚却又不失厚重的名字。在两位“掌门人”张晋康、王萌妍脑海中,她们希望自己的京羽堂能够在高手林立的业余羽毛球俱乐部中占得一席之地。

  从2013年年末开始筹办京羽堂,到如今初见规模,不到一年的时间,京羽堂已经成为一个拥有100余名会员的俱乐部,影响力也在一天天扩大。作为创始人,2013年全运会后从北京羽毛球队退役的张晋康和王萌妍,为了自己的这个俱乐部耗费了不少心血。

  运动员退役之后办业余俱乐部,在如今的中国业余羽毛球圈并不少见,但通常的做法都是别人出资、租场地,运动员属于“技术入股”,负责教球等业务方面的工作。然而,对于京羽堂来说,一切的事情都由两个刚刚离开专业队的运动员来做,这在业余俱乐部中实属罕见。

  回想起当初创建京羽堂的决定,张晋康和王萌妍都笑着说:“我们当时以为这很简单!”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

  张晋康和王萌妍在北京队时就是一对女双搭档,2013年全运会,两人帮助北京女队历史性地获得了第5名。在平时的生活中,两人也住在一个房间,有事没事都爱聊上几句。

  还在队里的时候,两人就曾经畅想过退役之后的道路,创办一个业余羽毛球俱乐部的想法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萌芽的。因为对羽毛球的热爱,这样一个最初的简单想法,逐渐在两人心中有了雏形,并且越来越具体,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清晰。

  全运会结束后,两人都选择了退役。没休息多久,马上开始筹办业余俱乐部,信心满满。然而,过去美好的憧憬并不等于残酷的现实。

  王萌妍说:“当时我们觉得办俱乐部很简单,找到场地,组织大家,收收钱,随便指导一下,看着他们打打就好了,谁知道操作起来那么难!”

  第一步,找场地,就让张晋康和王萌妍伤透了脑筋。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都在北京市里跑来跑去,找了数十家球馆,可有的球馆太偏,有的球馆设施太差。到后来,只有不到10家球馆让两人比较满意,可和他们商谈的时候,却又一次碰了钉子。由于俱乐部活动都是固定时间的,而且大多数是选择在晚上打球人最多的“黄金时段”,很多球馆都对和俱乐部合作持怀疑态度,担心俱乐部活动会影响球馆的经济收益,所以向俱乐部要求过高的租金。就这样,一个多月跑下来,俱乐部的活动场所还是没有着落。

  不得已,两人把目光放回到了自己原来训练的地方——什刹海体校,希望能在“老东家”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过,由于什刹海体校在专业队训练之余一直都是对外营业,加上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每天都有很多业余爱好者到这里打球,场地一直很紧张,而且总共10片场地,其中4片还被企业长期包租,“散户”只能在其余场地打球,场地资源严重不足。好说歹说,什刹海体校羽毛球馆才同意长期出租一片场地给张晋康和王萌妍的俱乐部,不过在租金上没有任何的优惠。

  虽说和初期的“宏图大业”相比,现实情况显得很“寒酸”,但京羽堂总算是有了一个小小的根据地。接下来,就是招收会员的工作了。

  刚开始,张晋康和王萌妍利用了网络的力量,在社交网络、羽毛球网站频频发动“宣传攻势”,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毕竟羽毛球属于实践性的活动,没有看到教练的真实水平,球友们很难对俱乐部有兴趣。很多感兴趣的人来俱乐部,可是一看略显“抠门”的硬件设施,也摇着头走了。一段时间过后,整个俱乐部只有6个人。

  “既然网上的广告不能打动球友,那我们就自己出去打给他们看!”运动员出身的张晋康和王萌妍,在解决问题的方法选择上同样有运动员的那种冲劲。之后的时间,张晋康和王萌妍通过自己的朋友,在他们的带领下到各个羽毛球馆去打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做广告。

  不过,张晋康和王萌妍的这种“移动广告牌”并不是生拉硬拽的“硬广告”,她们通常会选择先在一边打,用自己过硬的专业技术吸引旁边球友的注意。打球的间隙,如果遇到球友前来请教问题,她俩也是不厌其烦,有问必答。当大家逐渐对这两位高水平的“球友”有所敬佩的时候,两人适时地为自己的俱乐部打出了广告。

  张晋康回忆说:“刚开始觉得专业运动员这个东西在业余羽毛球界肯定算个‘金字招牌’,可后来才知道,业余球友更认的是实力,而不是名气。所以我们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同,必须要展示让他们信服的实力。”

  前进与未来的展望

  通过自己的努力,张晋康与王萌妍的京羽堂俱乐部的会员慢慢多了起来,俱乐部的活动也越来越热闹。在创办京羽堂之初,张晋康和王萌妍就决心要打造一个专门的双打业余俱乐部。张晋康说:“原来我们也通过朋友了解到一些信息,业余球友打双打的居多,因为双打相对没有那么累,消耗没那么大。可是现在业余羽毛球圈里,即便是有教球,更多的也是教基本技术动作,或者是单打的脚步移动,对于双打的理念、战术、跑位轮换等几乎是一个空白。我和王萌妍都是打双打的,所以希望能办这样一个俱乐部,来弥补这方面的空白。”

  每次俱乐部活动时,张晋康和王萌妍都会换上羽毛球装备,在把场租、矿泉水、新会员登记等工作做完之后,马上投入到俱乐部的活动当中。有时候,她们就站在场边,只要看见球友们有不对的地方,马上给他们指出问题的所在,俨然一副小教练的样子。而更多的时候,她俩要亲自上场,用自己的表现来向自己俱乐部的会员们示范动作。有时刚从这片场地下来,马上又被另一片场地的会员叫过去。每次活动,两人几乎都要在场上从开始跑到结束,她们自己说,感觉比当运动员的时候还累。王萌妍说:“当运动员的时候只要管好自己,现在要看那么多人,真不容易啊。”

  会员逐渐多了,场地不足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刚开始,张晋康和王萌妍只能带着会员,看到旁边的场地没人,就马上溜过去打上一会。随着会员越来越多,这样的“侵略”行为也愈发地“肆无忌惮”。到现在,因为京羽堂的“侵略”,以及俱乐部良好的信誉,什刹海体校羽毛球馆租给他们的活动场地已经增至4片。不过,随着俱乐部的名声越来越大,慕名而来的球友也越来越多,4片场地依旧远远达不到俱乐部的活动要求。为了提高活动质量,防止会员来了没场地打球的尴尬,张晋康和王萌妍利用网络群聊的功能,在自己俱乐部的群里和大家共享即时信息。每次活动前,大家都要在群里先报名,每次活动规定一定的人数,报满为止。

  但是,在张晋康和王萌妍看来,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张晋康说:“如果有的球友多次都没有报上名,肯定会失望,可能就会离开我们的俱乐部。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联系别的球馆,同时也在寻找合适的地方,希望能建一个我们自己的球馆,这样才能让俱乐部更好地发展。”

  当然,运营一个俱乐部,业务是一方面,其他方面的因素同样很重要。比如会员的管理、活动的组织、发展的方向及途径等,这些问题张晋康和王萌妍之前都想过,不过都没想得太深,直到遇到了问题才知道有多棘手。就拿用球这一项来说,为了让球友们打得舒服,京羽堂俱乐部用的是比较高档的羽毛球,价格不便宜。可是在俱乐部活动中,有些球友并不是很清楚这些球的价格,

  往往打球时稍有不顺,就喜欢怪球有问题,要求换一个新的,几次活动下来,光羽毛球一项就花费了不少钱。再比如,由于活动时会员较多,俱乐部要求大家轮换上场,可总有些不自觉的人就是不下,让场下的其他球友颇有不满。再比如,会员们的会费缴纳与使用等等。

  从筹备到逐渐成形,京羽堂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由于没有外界资金的介入,这段时间,俱乐部的所有花费都是两人从自己的积蓄中支出的。到现在,俱乐部并没有什么盈利,不过两人却对俱乐部的未来很看好。王萌妍说:“看着俱乐部从没有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真的很有成就感。既然我们能在一年内办成这样,我也相信我们能在今后的日子里,让京羽堂变得更好!”

  两个运动员,两个女孩子,凭借自己的执着与努力,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已经走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对未来的规划,她们更清楚,也更实际。张晋康说:“不希望成就什么大事业,只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北京业余羽毛球圈都知道京羽堂这个俱乐部。希望在很久很久以后,京羽堂还在活跃着,这就够了!”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