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总第100期

不期而遇的缘分

2014-12-26 09:32:00
0

        突然收到编辑的提醒,才知道我们的杂志已经发行了百期。荣幸之至,我参与了近三分之二。

  感谢前任编辑,现在已经旅居日本的Liang的挖掘。Liang在此之前和我都是中国羽毛球网的版主,他负责图片区,我负责器材区。他在我眼中始终有“只发图不说话”的神秘感,不知道哪里来的图片那么全面,哪里来的资料那么详实。后来见面的时候才发现,他原来跟我是同龄人,在此之前,我们相互觉得对方应该是大叔级人物。当他通过QQ找到我的时候,我才得知他大学毕业后进了杂志社当编辑。

  于是,他在2007年编辑了我的第一篇文章《选拍,拒绝“以貌取拍”》,本是即兴吐槽之作,变成铅字,现在仍觉意外。于是每个月都准时到来的,除了各种水电账单,便是liang的约稿信息。一开始是命题作文,他找我以前发表过的文章如《以貌》,要求写得更紧凑严谨一点,再后来是直接开题,如问我能不能写写关于缠手胶的事情,于是有了《羽毛球拍如何缠手胶》。再后来是半命题作文,问我能不能聊聊某个人的事情,聊人还是聊品牌,还是聊器材由我定。这也是我第一次被毙稿,但从此我们也基本磨合到位。接下去的器材专栏就进入无命题作文、完全个人发挥的情况。当然,每个月初,交一份提纲在会上审核还是必要的。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不知不觉已经编辑了百万字的文章与无数的图片,凭我一个人的能力与主动性,是走不到这一步的。在此之前,有几位比我更专业、文笔更优美的前辈离开了这个行业,如果他们可以等到杂志创刊之后的话,他们也许可以跟我一样,通过专栏的形式,把自己多年的理论转化成影响力与生产力。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杂志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让我可以享受一点“比我专业的不大会写,比我能写的不够专业”的差异化与边缘创新优势,可以让我回忆过去8年不至于感慨蹉跎。写专栏是将自己的知识体系化,并惠及读者的最佳方式。

  今年5月,《网球》杂志停刊。据我接触,作为同业,他们的员工规模明显在我们之上,然而突然传来停刊消息,多少让我对纸媒的前途开始有一丝忧虑。

  然而我又是乐观的,因为我们的编辑队伍跟他们那种“总编”的“控制”模式不一样。我们是“价值观”的“失控”模式,我们的组织类型在这个互联网社会里面,仍然保持足够轻量化,不易受网媒的冲击,因为我们本身就已经有通过价值观而实现网络化的属性,我们也没有大量图片少量文字那样的快时尚,整体下来仍然保持“干货”为主。

  希望我们接下去仍然在这个信息过载、注意焦点涣散的噪音年代,坚持提供干货信息。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