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总第102期

拉差诺:想当总理的天才少女

2015-02-13 13:17:00
0

  出现在2014—2015年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的赛场上,拉差诺自然成为现场关注的焦点。不仅因为她贵为世锦赛女单冠军,更是因为今年是她代表青岛俱乐部第三年征战羽超联赛。对于羽超联赛来说,拉差诺应该是出镜率最高的外援。

  今年羽超开始,拉差诺依旧身披青岛俱乐部的战袍。她还是那个大家熟悉的拉差诺:对待比赛兢兢业业,技术全面、敢打敢拼,还有她那标志性的双手合十向对手、裁判、观众致意的方式,都和她2009年以14岁的年纪首夺世青赛女单冠军时一模一样。从那时开始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习惯称她为“天才少女”。

  然而,如今的拉差诺又让大家感觉有那么一丝陌生:她长高了,身材更显修长;脸上的笑容多了,取代了过去因为紧张羞涩而略显冷漠的表情,甚至在观众对她喊“拉差诺,Iloveyou!”的时候,也能开朗地挥手向对方致意。当我们还习惯于用“天才少女”来称呼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个1995年出生的姑娘,已经20岁了。

  拉差诺曾经一门心思只需要想着打球的事,可如今,她是泰国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她被当作“国宝”一样看待,她需要担起更大的责任。成长,给了她新的快乐,但同时,她也不得不面对成长的烦恼。

  冠军,荣誉与压力共存

  拉差诺变了,或许下面两个镜头能很好地说明问题。

  2013年广州世锦赛,赢下决赛最后一分、收获自己也是泰国历史上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的时候,拉差诺的选择很“意外”,她跪倒在地,双手掩面,以至于此时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只是从不断颤抖的双肩知道她在哭。良久,她才站起身来,红着眼睛向对手、观众致意。整个过程安安静静,和她在比赛中一样,丝毫没有创造历史时该有的激动与兴奋。

  2014年1月27日,在新赛季羽超揭幕战和中国选手孙瑜的比赛中,从第二局开始,每得一分,拉差诺都会握拳呐喊,和过去大家熟知的那个她判若两人。

  “世锦赛冠军给你带来了什么?”面对这样的问题,拉差诺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压力!越来越多的压力!有时我要把它发泄出来!”

  世锦赛夺冠回国后,拉差诺被视为国家英雄,时任泰国总理的英拉亲自接见了她,之后的日子里,各式各样的庆功、表彰、商业活动瞬间填满了拉差诺的生活。对于过去一直沉浸在单纯的羽毛球世界里的她来说,这样的改变有些不适应,但同时也感到很开心。毕竟,这是对她辛苦付出的肯定;毕竟,她只是一个18岁的孩子。

  然而,突然到来的幸福让拉差诺开心了很久,但第一次面对全国范围内的荣誉浪潮,拉差诺还不知道怎么去协调活动和训练的关系。在密密麻麻的活动中,拉差诺的训练时间被极度地压缩,世锦赛夺冠后的很长时间,她都没有系统训练。

  等到这一波庆功潮过去,回到训练场的拉差诺突然觉得一切变得陌生了,羽毛球似乎不像原来那么听话了。一直全身心投入羽毛球的拉差诺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于是开始近乎疯狂的恢复训练。可是物极必反,由于之前没有训练基础,加上恢复训练后过大的强度,拉差诺受伤了,还不止一处,手、腰、膝盖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病。

  在这种情况下,好好养伤对于拉差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现实不允许,她需要代表泰国去参加比赛,因为对于泰国队来说,她是不可替代的,就好像李宗伟对于马来西亚一样。

  匆忙备战、着急复出,带着伤病的拉差诺的状态可想而知。世锦赛之后的比赛,她表现平平,2014年一整年,她的最好成绩是在韩国和印尼两站超级赛上的亚军以及全英和法国两站超级赛的前四,其余比赛她都早早出局,甚至还有几次“一轮游”。

  最初几次表现不佳,泰国国内对她的态度还算宽容,可到后来,拉差诺一直走不出低谷,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拉差诺说:“其实就是这样,你成绩好的时候,每个人都说你好,都说你很棒,经常表扬你。可当你成绩不好的时候,他们又会马上批评你,说你不好。”有一段时间,拉差诺只要一输球,国内的记者采访她只会丢下一个冷冰冰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输?”几次之后,拉差诺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有时她会直接回答:“我也不知道。”

  拉差诺说:“拿到世界冠军后刚开始是开心,后来就是越来越大的压力,有的是外界给我的,有的则是我自己给自己的。我会觉得我是世界冠军了,我应该为我的队伍做更多的事情。刚开始很不适应,想着这些东西,每一次上场比赛都会很紧张,打得不好。还有过去别人不了解我,我是去冲击别人,拿了冠军之后,其他选手就开始重视我了,所以比赛也越来越难打。就像仁川亚运会单项打裴延姝,我就觉得被她完全限制住了。”

  在自己受到越来越大冲击的同时,集体荣誉感也在拉差诺的心里越来越强烈。拿到了个人的世界冠军,拉差诺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整个泰国女队在世界羽坛再推得高一些。不过,这并不容易,她说:“我们女队的优势在于单打,双打实力一般,所以要想赢比赛,单打就不能出现一点问题。”

  正是因为有这样非赢不可的压力,让拉差诺在2014年的尤伯杯和亚运会上背负着太重的担子。结果可想而知,泰国女队都没有取得很好的名次,两次比赛,她们都在1/4决赛中输给了印度队,而在这两场比赛中,拉差诺都输给了内维尔,两次比赛都是1比2告负。拉差诺输掉了不该输的比赛,泰国队自然不能再进一步。

  回顾过去的一年,现在的拉差诺显得淡定了许多:“经历了高兴,也遇到过困难,从刚开始不适应压力、紧张,到现在觉得自己可以去克服它,我觉得我成长了。接下来的路,我会更加努力,我的目标在里约。”

  生活,期待赛场之外的精彩

  我曾经多次采访过拉差诺,可原来她只会说泰语,不会哪怕一点汉语或者英语,所以每次采访她,都要去联系她的教练——来自中国的谢芝华,请谢导帮忙做翻译。可这次采访,当谢导把拉差诺叫到我面前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你用英文采访她吧,实在不行我再来翻译。”说完转身就走了。

  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于是本次采访的第一个问题就变成了:“你会说英文?我记得之前比赛采访你都不会的啊?”拉差诺微笑着说:“是的,我最近两年学的,是自学。”

  拉差诺说,其实小时候上学时,自己接触过一些英语,有一定的基础,所以这两年自学英语也不是特别难,主要就是需要多挤出点时间来学习。她还说,学习英语,是希望自己以后能有机会去世界各地都走走,能和更多国外的运动员交流,能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

  拉差诺的英语并不算流利,发音也带着明显的泰国口音,语速也很慢。不过,她已经可以明白我的提问,并且很有条理地回答。对于一个常年在外奔波、比赛任务繁重的运动员来说,两年的时间自学到这个程度,实在令人佩服。

  如今,拉差诺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她所攻读的专业是政治专业,同时还有一部分与法律相关的课程。平时训练比赛的间隙,学校会派专门的老师来给她单独授课,对此拉差诺十分感谢。她说:“打完1月17日的那场羽超,我就要马上回泰国,代表学校打全国大学生比赛,19日的羽超我已经向俱乐部请假了。我很感谢学校对我的理解和支持,我也应该为学校做点什么。”

  谈到爱徒学习的事,谢芝华教练哈哈一笑:“她在学政治这类的,她的梦想是当泰国总理。”前泰国总理、也是泰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英拉是拉差诺的偶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拉差诺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只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最希望通过学习让自己多知道一些打球之外的事情。”

  现在的拉差诺,确实开始学会享受打球之外的生活,她也更积极地融人打球之外的生活。今年是她代表青岛俱乐部征战羽超的第三个年头,前两年,语言不通的她基本都是怯生生地坐在一旁,很少和队友交流。如今,虽然语言交流上还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拉差诺已经开始主动运用身体语言和教练、队员沟通了,甚至在第三轮对阵浙江俱乐部的比赛中,她没有让自己的教练上场指导,而是只让中方教练员坐在场边。指导时,中方教练也是用中

  文加手势,拉差诺用这样的方法来提高自己的应变能力及中文听力。平时,她还会和大姐姐马晋撒撒娇,而两人早在facebook上聊得火热。在中国队友的带领下,她生平第一次尝试了ktv,还第一次尝了红酒是什么味道。谢芝华教练介绍说,过去的拉差诺,除了打球,什么都不会去做。

  “天才少女”长大了,她正在适应自己长大这一现实。她需要承担更多的东西,锻炼自己日渐强壮的肩膀;也需要丰富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多彩。成长会有烦恼,而成长,更多是喜悦的收获。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