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总第102期

熊国宝:嗜球如命永不停歇

2015-02-13 14:59:00
0

  熊国宝教练先从山东济宁赶赴广州,与笔者约谈后再杀奔佛山,接着打到马来西亚吉隆坡、沙捞越,最后再沿吉隆坡、广州、济宁原路折返,马不停蹄,一路杀去。这条路似乎永无休止,这样一个体魄强健、嗜球如命的勇者,数十年如一日地打、打、打,永远精力充沛,健康积极,我和他都很难想象那停下来的一天会是怎样的境况。

  潜心教球乐在其中

  很少有专业退役队员仍如此执着于亲身上阵,用各种方式尝试羽毛球的可能性,比如抡着网球拍与人对战,全程豪爽大笑。熊国宝甚至很少期望用自己的名气换取相当的利益。3年前他在广州白云区人和镇开馆教球,一位当地球友打抱不平:熊教练的水平这么高,却窝在我们人和,太可惜了。我们一帮兄弟都想帮他做点事情,找些发展。

  而对熊国宝来说,一出门就有一个大球馆,里面全是人,拉开球包拽出拍子,一路轰到筋疲力尽为止,顺带为热情的球友教教动作、纠正打法,这应该是最畅快的事情,其他多得少得,似乎没太放在心上。我问熊国宝何来对羽毛球有如此热情?他只是嘿嘿一乐:“这么多年练下来的功夫,不想丢啊。”

  3年前我在人和球馆初次见熊国宝本人,真人比电视录像中更为高大英武。当年我留下了这样的文字:

  这个留着小平头的中年人用手上的筷子欢快地比划着,在小镇的一间普通餐馆里和一票业余球友传道授业解惑,顺手把边上的餐具当成了教具。已有些年头的象牙色筷子在手上转动,映着白炽灯薄薄的光芒,于有心人看来,似是流光溢彩。简单的动作和浅白的讲解,有着绝不廉价的体验。

  “双打一挑高球就得把握柄抓前点,位置往前压,因为球来得那么快,柄短好挥动;单打防守就要把手柄往后拿,单打场子那么大,有些球能够着就算不错了,所以就使劲伸,你管他那么多,先捞到再说嘛!挡不到,球过不去,说什么技巧都白搭。”

  “别老是想着搞个滚网球、压线球赢我一两分,那都是偶然;什么时候把技术练成必然了,一定有能力回到某个位置、某个点了,才是真的进步。”

  熊国宝兴之所至,手舞足蹈。一个球友在边上补一句:“跟熊教练打球,碰碰运气拿三两分不算本事,把自己的东西打出来,就算拿零分也是有进步的。”熊国宝笑笑,往口里丢了一块红烧肉,接着说:“为什么我和你们打,有些球说接到就能接到,有些球想放这么高就放这么高?那都是以前每天加练定型的。都定下了,想打偏都很难。现在这些80后90后的孩子们啊,特别容易分心。我们当年练搓球,就真是两眼盯着球,一心就跟球较劲,哪有什么娱乐?晚上没事做就跑去加练网前,搓啊搓、搓啊搓,练到两眼一抹黑,倒在床上就睡了,隔天再来。”

  熊国宝用手掌不停地翻动,做搓球的姿势,两眼瞪圆,态度认真。他顿了顿,指指自己眼睛,又摇摇头,做了一个滑稽的心不在焉的表情:“现在的小孩就像这样,分心,容易分心。搓着搓着想别的事儿去了,我还有聚会啊、我游戏还没升级啊,那还练什么?”他带头朗声大笑,和大家一起,干了!一大瓶纯生见底了,继续开。

  天王不再情怀依旧

  熊国宝笑的时候很痛快,像是要把生活里的所有不平、不忿、不安逸都通过这样的朗声大笑排解一般,脸上的风霜挤成了铁线的刻痕。跟他接触得多的球友都说,熊教练人实在,没架子,好说话。我跟熊国宝说:“如果我跟您约采访,就写成一个普通人的状态吧,用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去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看待羽坛的大事小情。”他哈哈大笑:“对对,还原真实,球员其实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硬盘里经常重温熊国宝在德国与弗罗斯特的较量,还有网络视频里与林水镜、付国强较量的片段。当年那个英气挺拔、头发浓密的小伙子如今已年近半百,从国宝到熊国宝教练,健康的体魄如故,扎实的基本功如故,独特的反手发力动作依然如故,守中反击的打法及性格如故,憨厚的笑容如故。一切都延续了下来,除了脸上的风霜。

  我跟熊国宝求证一事:1986年汤姆斯杯决赛中国对阵印尼,当年侯加昌教练安排他出战死耗印尼老天王林水镜。后人著文如是赞颂:“更不可思议的是,侯指示熊国宝,开局阶段必须苦战,许输不许赢,须斗到10分以上,最后反击干掉林水镜!”但是,假如林水镜迅速落败,那他还有足够的体力在双打中依靠叶忠明的协助杀回来,中国队依然凶多吉少。所以,熊国宝既要赢林水镜,还不能让他溃败。侯加昌独具慧眼,挑中熊国宝来执行这个任务。熊国宝的技术和韩健是一个路子,都是以慢制快,和对手比耐心。如果说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因为年轻,在磨人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韩健是牛皮糖,那熊国宝就是活磨盘,让他来消磨林水镜的体力最合适不过。恪尽职守的熊国宝如同战壕里的一名工兵,在强大的对手面前顽强地打出了一场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狼狈万分也罢,前后奔命也罢,在林水镜万般花样之下,熊国宝的防线就是不能突破……

  如此荡气回肠的描述,当年我看得热泪盈眶。现在回想,我还是太年轻了,这些小说般的情节到了当事人眼前只被砍剩下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细节。熊国宝侧过头:“咳,根本不懂,净瞎说。什么开局阶段许输不许赢,必须拖到10分以上。林水镜是谁?天王巨星啊,我当年还是年轻队员,上去后肯定是从头拼到尾,每分必抢,不抢马上就输掉了啊!”熊国宝边说边嘿嘿地笑,摇摇头。我憋不住,也笑了。

  羽播天下不言退缩

  回忆至此,我竟然恍惚起来。在2014年入冬时与熊国宝再次对话,他依然如故:穿着宽大的明黄色的“羽播天下”战袍,质朴的笑容、健硕的肌肉,还有“东西可以不吃了,我们快点打球去吧”的迫切神色,一如往昔。

  熊国宝抖抖自己的球衣,“我这辈子只穿过三次西装:结婚、亚运会开幕式和领导接见,其余时候都是球衣。还有我每次出门都拎着这个大包,随时可以进馆里打球嘛。”

  这3年的时光似乎在熊国宝身上停住了,他年已五十有二,但仍喜欢执拍上阵,喜欢分享他的教球经验。跟过去一样,年岁的增长似乎没有让熊国宝退缩,他乐于与年轻人真刀真枪地较量,大有黄忠请缨怒斩夏侯渊的霸气。打球、教球,看着年轻一代循着他的轨迹挥洒汗水、获得进步,是他最快乐的事情。

  熊国宝讲起技术从不介意场合,面容无比专注。时而抬手呈90度角,时而轻轻抖动手腕,兴之所至,让我一度以为他要把眼前的桌子掀开再比划才方便。旁边有几个等他到佛山一起打球的球友,差点没被一拳挥到。“熊教练要做的是什么?就是树立一种规范。教你准确的动作,让你打得省力和科学。”熊国宝再次演示了3年前亲手教过我的抬肘架拍,并且一直强调:“基础,基础最重要,再怎么重视都不过分的。”

  忘了说,熊国宝与我对话时刚下飞机、坐车赶来,茶点就放在他的面前,但他没有吃的意思。

  熊国宝的一切社交媒体都内容单纯:自己的训练视频与动作图片、弟子的训练视频和世界顶尖选手的动作图片。打球、打球,还是打球。最近的两段小视频分别是“国宝跳绳双摇一分钟110次”、“国宝连续双脚重杀8拍”,看得我这种年轻后生头皮发麻。网友留言:熊教练这是疯了么?熊国宝回复该网友评论时自称“有钱任性,没钱认命”,大有自守一方、有球便满足的沉潜心境。“我不是杨阳、赵剑华那种想变速就让人家跟不上、想进攻就能一下子打死人的天才,我是防守型的,我超不过你,那我就跟上你,拖着打。所以我要有这种体力啊。”

  如今,杨阳、赵剑华手法意识俱在,偶尔在与球友交流中也展现出了极高的水准,但身形早已富态,不似当年。但熊国宝依然保持了良好的体态和精神状态,在这种年龄段的人中殊为不易,但具体到他这些年的经历,一切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熊国宝在回复宁泽涛受伤的微博讯息时说:“运动生涯的长度有时比高度还重要!”这一句,既是送给运动员后辈的箴言,

  也是他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运动不仅只是场上10年间的雄浑威武,更是一辈子不忘初心的绵长快乐。

  熊国宝与我约谈时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恭喜你做爸爸了。”第二句话便是:“你球打得怎么样?”

  或许过个十年二十年后再碰到熊国宝,他脸上的岁月痕迹或许会多些,但应该依然会拿着球拍对我说一句:“小詹,你球打得怎么样?上场来两拍吧!”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