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26期

张继科:和马龙打比赛,能让彼此变得更强

2014-12-24 14:20:00
0

  参加世界杯比赛前我特别想拿这个冠军,一是因为这是换了新球以后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二是因为比赛是我跟马龙去。上一个奥运周期我们两个人在大赛中碰面的机会不多,我知道球迷们都很期待“科龙大战”,其实我自己也很期待和马龙在大赛中的较量。我和马龙在世界杯比赛前都没有参加亚运会的单打,也不是憋了一口气儿,只是都想全力以赴去准备世界杯单打。我在特别想打好一个比赛、想拿一个冠军的时候,训练起来会很拼命,这次世界杯赛前我也是练得很多,加上用新球训练,打球的动作幅度有所加大,新球对身体素质方面的要求更高,训练时动作和感觉与以前比也有很大区别。结果练得太猛了,腰受了伤,属于急性的扭伤,因为当时距离参赛时间已经很近了,就去打了一针封闭。如果不打这针封闭,我肯定没法参加比赛,而自己又不想浪费这一次机会,毕竟这是我很想参加的比赛。打了封闭针以后,我的心态有所变化,想拿冠军的心情比之前平和一点了。

  尼日利亚选手帮我适应赛场气氛

  在世界杯过程中,我碰到的第一场有挑战性的比赛是8进4对尼日利亚选手阿鲁纳。赛前我跟马龙聊天的时候都觉得,这个运动员的水平绝对是世界32强的,他在碰到我之前赢了什巴耶夫、松平健太和唐鹏,蒙着赢一场球有可能,但能赢这么多场肯定是因为他具备一定的实力。虽然在比赛之前我就对阿鲁纳有了准备,但实际上打起来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再加上国外观众也挺支阿鲁纳,希望他能创造奇迹爆冷门,所以赛场氛围也被营造得挺紧张。

  在场上我第一局输了以后,第二局自己从技战术环节的调节到思想的重视程度已经提高了好几档,局分打到3比1后,第五局我可能自己抠得不是很细,又输了一局,但打到第六局就跟自己想的一样了。最后能赢得比赛,还要归功于现场观众营造的大赛气氛,让我能够投入到世界杯的比赛里,赛前其实再怎么想投入比赛,现场气氛不热烈的话人也投入不进去。对阿鲁纳这场球也给了我一个机会提前适应了比赛气氛,因为第二天半决赛我的对手是波尔,德国主场的观众肯定都为波尔加油。好在国外球迷虽然更喜欢支持国外选手,但如果中国队员打出好球或者赢下比赛以后,全场的观众都会给你加油,甚至站起来鼓掌。

  对波尔的半决赛是最紧张的

  对波尔的半决赛是我这次世界杯打得最紧张的一场球,心理紧张,打得也紧张,无论从赛前还是赛中都是最紧张的一场球。这是我最想打好的一场球,毕竟我在奥运会团体赛中输给过波尔,在世乒赛团体赛我又输给了奥恰洛夫,所以再战这些主要对手,自己是非常想赢的,另一个紧张的原因是我自己状态也不是很好,尤其是身体状态。赛前我就做好打七局的准备,因为我那时的身体状况不可能想4比1或者4比2就赢,而且波尔这个选手有个特点,他在跟中国队队员打比赛的时候好像没有任何思想压力,特别放得开,所以才会变得特别可怕。有时候我们会用他和其他协会选手打比赛的状态和实力去评估他,结果往往是准备不充分,打的时候有很多我预想不到的东西。目前波尔仍然是我们在世界上最强的对手,奥恰洛夫跟我们打主要靠搏杀,还是可以找到漏洞的,而且波尔对球的悟性很强,因此他非常适应新球,跟他打这场半决赛让我感觉,新球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领先、输回去,落后、赢回来。”这几个字可以总结我的半决赛,从比分看就是这样一个过程。第一局我赢了,第二局我先4:0领先,结果那局11:5就输了,第三局我是从0:6落后开始赢回来的,第四局也是2:7落后接着赢回来了。比赛的时候我没有因为比分而有太多心态上的起伏,因为赛前已经准备到了,跟波尔打比赛经常会出现连输或者连赢的情况,落后的情况自己也准备了,但总体一比较,我对领先了又连输这种局面准备得还不够充分。我的腰在跟波尔打的时候很别扭,因为左手运动员他的反手位总会给我正手,我总需要侧身,不能站在原地打,比赛时就感觉脊柱不太舒服,也不是疼,就是会突然麻一下,让我整个人都没劲儿。在我大分3比1、小分3:0领先的时候那一个对拉就导致我腰麻了一下,后来我就有点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在技战术的使用上就显得保守了,结果让波尔追到3平。波尔是那种“欺软怕硬”型的对手,在我想捡他无谓失误的时候,他的球就会变得特别饱满,如果真是我主动发动、主动出击的时候,他的球就会相对显得比较弱。半决赛因为我打到了第七局才战胜波尔,过程中一直在咬,比较纠结,所以等于提前适应了打决胜局的心态,而且赢了波尔以后我这口气儿非常足,这是半决赛给我最大的收获,让我在决赛中打到最后的时候比马龙稍微有利一些。

  回国后敬了马龙几杯酒

  半决赛结束后不到一个半小时决赛就开始了,基本上没有给我们准备决赛对手的时间,但我和马龙从小打到大,也用不着看录像提前准备了,他怎么打我怎么打,双方之间都太熟悉不过了。从心态上来讲,我们两个人都调整得比较好,要是有一个人心态不好的话,比赛也不会这么胶着,也不会打到第七局10:10。其实我和马龙打比赛一直都是互有胜负,那天决赛我最后能获胜,我觉得是赢在“想赢不怕输”。这场比赛对于我跟马龙是一样的,我们都不是第一次拿世界杯冠军,之所以打得这么玩命都是为了拼一口气儿,希望在新球时代能赢在起跑线上。比赛就像战场,很多时候我们是为了证明自己所以才会这么拼命,在比赛中头脑也比和其他对手打的时候要清晰得多。和马龙打比赛,我不管领先还是落后都能全身心投入到比赛中,而且我觉得跟他打能较上劲儿,人特别兴奋,我很喜欢这样的竞争状态,非常好,两个人能相互促进对方的进步,让彼此都变得更强大。决赛到决胜局打到最后两个球的时候,我还是比较清醒的,也比较胆大,心里没有杂念也没有顾及到太多东西。

  现在我都想不起来我在赛后踢挡板的时候是怎么想的,那时候头脑完全是空白的,等我冷静下来以后就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回国后的第二天,队里专门为这件事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在会上队员和教练的批评对我触动很大,也认识到我的行为不仅给团队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无意中也伤害了马龙。当天晚上我就向马龙我道歉了,因为大家平时都在一起训练,很直白地道歉确实不好意思,所以就敬了他好几杯酒。

  打完世界杯,再回国打全国锦标赛,觉得新球要好打一点了,但还是有很多细小的技术动作需要调整,跟打旧球的时候区别还挺大的。平时训练的时候容易忽略,因为不是在比赛中,人不紧张,紧张的时候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球的差别到底有多大。我觉得现在还不好判断新球的好坏,时间太短了,大概需要经过两三个月去摸索适应,自己再多总结总结才能摸索出规律。全国锦标赛我单打因伤退赛,但双打选择跟马龙一起征战到最后,因为这毕竟是两个人合作的项目,我也要顾及到队友的感受,如果我不打了,会影响到同伴。双打决赛输球的大部分原因是我打得不好,那时候因为腰伤,训练也不太敢练,但我觉得我和马龙在比赛中对彼此的信任度又有了提高,双打配合就是平时练得再好,没有经过大赛的检验,相互信任还是很难的,我们马龙就是因为经过了亚运会的洗礼,才更加信任彼此。

责任编辑: 路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