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

丁宁:我感觉自己更能“熬”了

2014-12-24 14:22:00
0

  我去参加世界杯比赛的时候心态是比较平静的,虽然在之前的亚运会中我输了球,碰到了一些问题,但因为世界杯是用新球打,所以从亚运会回来后我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适应新球上,只想把比赛打好,没有过多的压力。毕竟赛璐珞球时代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对大家都是新的开始,我也要去重新建立起打新球的感受,不要把太多原来打球的感觉带进来。

  从亚运会回来,只有几天的训练时间就打世界杯,因此我也想到了在比赛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困难局面,也做好了自己发挥得很差而对手发挥得很好的最困难准备。比赛前心里想得比较开,给自己的目标首先是不要输外战,能顺利跟晓霞在决赛里会师,第二才是打冠军。我当然很渴望拿冠军,但毕竟有换球这一客观因素在,让我想拿冠军的心情没有那么盲目,心态也比较平稳。

  新赛制让比赛更难打

  这次世界杯不仅换了新球,还换了赛制,排名前8位的选手不打小组循环赛,直接进入淘汰赛。如果是在以前,我们肯定希望比赛越少打越好,这次因为换了新球所以反而想多打一点,这时候碰到新赛制,想在小组赛多适应一下新球的机会都没有,上来就打淘汰赛,而我们的对手可能都经历过激战了。

  八进四我对侯美玲那场球是一个“不适应”的开始,当时我感觉我打出去的球旋转下降特别厉害,加上比赛球馆特别小,所以就感觉球速更快,很不适应。虽然从比分来看我是4比1赢了,但是除了第二局,我们每局都是打到9分,感觉局面、局势上都打得非常紧张。以往我会通过球的衔接和旋转让对方的回球变慢,这次在赛场上我觉得自己的变化对方没有感觉,回过来的球质量也没变化,都直接就“弹”我或者“锁”我了,这方面跟以前有点不同。跟侯美玲打的这场球,对我第二天的比赛有了个提醒,自己在准备方面更加充分一些,也更有直观的感觉了。

  第二天半决赛对石川佳纯,因为准备充分,所以我在开局一上来时打得很好,但2比0领先后,对方也增加了搏杀和变化,导致我连输两局,局面变得比较胶着。我以前跟石川打比赛还是比较上风的,这次打得非常紧张,我在场上虽然局面一度比较被动,被对方咬得很紧,但我自己内心里还是比较坚定的,没有因为被对方追上就感觉绷不住,也没有想这球感觉不太行,而是很努力地想去调整,心态比较积极和坚定。

  我和晓霞的决赛没有打出太多火花,我4比0就赢了,双方的对抗不是特别强,大家可能也觉得我赢得挺轻松。从我自己来说算发挥正常,换球后我也不能马上有特别好的状态,也没有完全适应新球,那天晓霞的比赛感觉可能不太好,感觉决赛我俩像两条平行线,没有纠缠住,也没有个交叉点,很平淡就打完了。

  全国锦标赛又给我提出不少新问题

  打完世界杯回国后就参加全国锦标赛,在国内赛场上打新球感觉和世界杯完全不一样。可能是因为打世界杯时积累了一些感觉,加上全锦赛的赛场很大,不是每天一场球的频率,而是高密度强对抗性的比赛,对新球的体会更丰满一些,对不同打法的对手,也有不同的体会。大家在打全锦赛时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尽快适应新球,寻找到规律。在全锦赛自己碰到的困难比在世界杯时更多,本身我的打法特点在于节奏和衔接,无谓失误也比较少,但换了新球以后,因为球本身的不规律,加上旋转的下降、衔接比较快、球很蹦,对我成型的技术环节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我打球动作比较大,而且击球点偏晚,光这两点就对新球特别不适应。我发现问题后,在比赛中一直在调整,但是能给我训练和思考沉淀的时间真太短了,有时想到方法也不能很好地去调整。原来打比赛可能需要我调整一两个球,但现在90%的球都要调整动作去打的时候,就感觉我在能力上有所欠缺。我觉得这个锦标赛是非常及时的比赛,能够尽量让自己在比赛中去调整,这是最好的状态,发现一些问题后,可以通过接下来的冬训去调整这些技术上的环节。

  锦标赛我打得每一场球都有很多感受,其中单打对袁雪娇和武杨这两场球最纠结。打袁雪娇之前我有三天没有比赛,所以进入比赛状态比较慢,感觉对比赛和球都特别生疏,从局面上来看我一直落后,打得挺纠结,最后能4比2顶下来我还是挺开心的。和小武的比赛是对我体力的考验,其实换了新球以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对体能要求更高,打球在体力方面消耗更大。本身我主动发力的能力就不太强,以往都是打借力的球多,但新球要求我一定要自己发力,不发力打不过去,这也是我接下来训练要着重解决的事,不但要在意识上做出改变,体能训练也要加强。和小武打完比赛我感觉肩膀的压力比较大,这点跟削球打完特别明显,削过来的球感觉更重了,加上单项比赛打到最后都是一天兼好几项,单打和双打又都碰到了削球,打完自己肩部反应特别大。

  跟朱雨玲决赛的时候,我前四局精力还跟得上,到后面动作都“瓢”了,正手的球一个都没拉上,这也与我的体能还不适应新球有关。就好像本来每天要端一杯水,换了球以后增加到两杯,我的身体机能已经适应原来的量了,面对新球,以前不太发力的地方都在用力,肯定就比以前疲劳很多。更何况是打高强度对抗的全国锦标赛,没换新球的时候,全锦赛对我们要兼项而且每个项目都走到最后的运动员都是“鏖战”,这次全锦赛我感觉更是“熬”了。

  比赛虽然很累,但积累了很多感觉,对于现在的我来讲,比赛带给了我很好的回馈,越打到最后感受越多,接下来的训练我也会更有方向,也更加努力。我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比原来更上一个台阶,对自我要求更高,付出得更多才能打好以后的比赛。

责任编辑: 路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