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

“龙江崛起”群里的故事

2014-12-24 14:26:00
0

  文/阎密

  2014年全国锦标赛,黑龙江女队时隔28年再夺团体冠军,成为本届全锦赛最大的黑马。由王璇、车晓曦、王曼昱、邹阳和李嘉睿组成的这支黑龙江女乒,虽然没有大牌球星,但凭借着敢打敢拼的劲头,在湖北黄石一路走上最高领奖台。

  这个团体冠军不仅让黑龙江省队总教练王飞和女队主教练孙建伟喜出望外,就连跟姑娘们一同登上冠军领奖台的黑龙江省球类运动管理中心分管乒乓球的副主任杨福春都难掩激动:“我们就是这么霸气,要么沉默,要么一下爆发,震慑全场。”而面对这份“空降的幸福”,黑龙江省球类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张玉生却显得格外镇静,“这个冠军并不代表我们真的具备了争金夺银的水平,不过至少是对我们辛勤付出的肯定。”

  全国锦标赛之后,我们请黑龙江女队三位主力选手王璇、车晓曦、王曼昱讲述了她们夺冠路上的故事。

  王璇:买个泳衣当吉祥物

  从2002年开始参加全锦赛的王璇是黑龙江队最有经验的老兵,可这次比赛之前,王璇却因为器材问题紧张到想哭,“我以前打外国套胶,但换新球后,一打就下网,我临时换了国产套胶。换了装备后,粘胶皮的方法也变了。我每次粘完的球板,检测都不合格。”赛前两个星期,王璇每天都利用午睡时间练习粘胶皮,一天八块海绵,反复粘来粘去。“说实话,我下午困得都不行了,但我知道自己年龄大了,状态和成绩都在下滑,只能比以前更加认真做好准备工作。”

  黑龙江女队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分别由韩玉珍、张德英、焦志敏领衔拿过全国团体冠军,但近些年最好的成绩只到八强。本次出战全锦赛以年轻队员为主,经验和实力都比较欠缺,小组赛又与实力不俗的江苏一队和武汉队分在一组,王璇都没想到她和年轻的队友们最后以小组第一的身份进入十六强。进入淘汰赛后,黑龙江队首轮3比0轻取广西队,完成赛前给自己制定的目标,让此前悬着一颗心的王璇放松下来,“刚来黄石的时我就想游泳,进入八强后,我特意淘了一件最便宜的泳衣。” 因为八进四的对手是强大的山西队,王璇本以为她们没机会赢,“比赛输了以后我就可以去游泳了。”结果黑龙江队一路高奏凯歌,不但3比2战胜山西队,还在半决赛中继续扮演黑马,又以3比2战胜北京队。

  决赛第一盘,此前表现出色的车晓曦第一个出场。可是面对四川队的朱雨玲,车晓曦没有太多机会,很快先负一盘。第二个上场的王曼昱迎战四川队的范思琦。凭借大分领先的优势,范思琦的进攻异常猛烈,这让在场下坐着的王璇心急如焚,“我看见王曼昱被对手搏得不行了,一直纠缠到第五局8:10落后,我当时就想怎么能让1999年的小孩去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坐在下面感觉心里挺愧疚,最后我看着王曼昱13:11赢了比赛,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赛场没有给王璇过多感慨的时间,第三场她将上场对阵同样经验丰富的聂维,王璇想到对手上来肯定拼命搏她,所以早就做好了困难准备。没想到因为在场上太紧张,2比1领先的时候王璇头脑出现了空白,“教练让我发短球,但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一直发长球。”第四局王璇2:11就输掉了,进入决胜局后王璇突然一个激灵,“当时我想,关键时刻拿不下来,再继续打下去也没有意义,还不如退役算了。”这么想着的王璇顶住压力,以11:7赢下第五局,为球队拿下了关键的一分。

  赢了第三场的王璇出去换了身衣服,等她重进球馆时,看见大屏幕的比分显示王曼昱9:4领先朱雨玲。“不可能吧,我是不是看花眼了。”王璇纳闷,又眯起眼睛仔细看。“那是9吗?王曼昱跟朱雨玲打很下风,最多也就是6,难道是3?”王璇把跟9“长相相近”的几个数字都猜了个遍,真没想到,王曼昱确实以“9”分领先,而且还轻松拿下第一局。坐在王璇身旁的主教练孙建伟当时也觉得“心虚”,“第一局赢了不算赢,也许下一局朱雨玲就缓过来了。”王曼昱拿下第二局后,孙建伟还是觉得不放心,“赢两局还是不行,对朱雨玲这样的选手不能放松警惕。”第三局打到9:6,王璇听到孙教练还在念叨“这也不保险,朱雨玲大赛经验丰富,一放松就会被翻盘”时心里直偷着乐,“不知道孙导是不是有意识地犯嘀咕,反正我听得都无语了。”

  随着王曼昱3比0横扫朱雨玲,黑龙江女队3比1战胜四川女队,登上冠军宝座。王璇说她在赛前给队伍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叫“龙江崛起”,“起名时,我想到一部电影《猩球崛起》,就模仿地起了个‘龙江崛起’,没想到最后我们真的崛起了!”在领奖台上和队友们拥抱在一起的王璇感慨万千,“国家队培养我那么多年,现在队里没有我这种打法,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要顶上。而且在黑龙江队这么多年,只要省队还需要我,我就依然会坚持,为省里尽自己的一份力。”

  赛后王璇与队友调侃说:“到最后我都没能游上泳。”大家听了王璇的故事后纷纷表示,下次比赛也要买个泳衣当“吉祥物”。

  车晓曦:场上那个人好像不是我

  2013年年底,车晓曦从国家二队升入一队,对于这一年的生活,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

  刚上一队时,没有什么比赛任务的车晓曦一直在埋头苦练。到2014年乒超联赛的时候,车晓曦心气很高,本想检验一下训练成果,结果却在乒超的赛场上屡战屡败,“虽然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战胜主力的水平,但随着输掉比赛次数的增多,信心很受影响。”车晓曦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打球?幸好联赛之后紧接着上海市大学生运动会,代表华东理工大学出战的车晓曦以一场不输的全胜战绩,获得单打冠军、团体亚军的好成绩,这让一直纠结的车晓曦重燃信心,“之前我一直不清楚自己的竞技水平到底什么样,与实力相近的对手过招后,我心里才有了点底。”

  到了年底的全国锦标赛,车晓曦的心态变得十分积极,“从2007年第一次参加全锦赛以来,每次我都特别想要,特别想为自己省里做出贡献,可越想赢越出问题,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成功的经历,今年我就想干脆不想太多,放手一搏。”完全抛开压力的车晓曦果然愈战愈勇,在团体半决赛对阵北京队的比赛中,她一人独得两分。在爆冷击败丁宁后,车晓曦在关键的第五场,顶住压力战胜北京队的孙晨,帮助黑龙江队进入决赛。

  “我对丁宁是拼着打,没有一点包袱,到后面我完全打开了,打出平时打不出来的球,赛后我看录像都给自己吓一跳,感觉在场上那个人好像不是我。”但是当比赛被拖到第五场,压力又落回车晓曦身上,“虽说我们队当时进入四强已经是超额完成任务了,但打到这个份上,说没想法是不可能的。其实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打,但我一直有个信念,只要我咬住不放,就肯定能赢。”凭借这种不认输的精神,车晓曦和队友们取得了原来都不敢想的胜利。“谁都没想到我们队能走得这么远,我有两个好朋友从比赛一开始就特意从外地赶来看我,就想大家在一起吃个饭聚一聚,结果我们队一直晋级,因为准备比赛没时间出去,到最后她俩也没等着我的饭。”

  夺得团体冠军之后,车晓曦和从未配合过的混双搭档王博,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四强,最终获得混双铜牌。

  取得一金二铜的车晓曦创造了自己在全锦赛上的最好成绩记录,她分析说:“可能跟改球也有关,现在大家都在适应阶段,只不过我适应得较快,这次成绩就好一点,但是一次比赛说明不了什么,我更希望自己通过这次比赛增强些信心。”车晓曦表示,目前的首要目标是稳定自己的成绩,尽快在国家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王曼昱:我的乒乓故事未完待续

  今年是王曼昱第三次参加全国比赛,2012年她第一次参加全锦赛时是队中的“铁板凳”,去年全运会作为球队三号获得比赛机会,到了今年全锦赛,王曼昱则被安排在球队最关键的位置。“其实我的实力还没有达到主力的水平,只不过黑龙江队为了下届全运会考虑,提前锻炼新人,才让我往前打的。”王曼昱这样解释道。

  从小组赛开始,黑龙江队打得顺风顺水,王曼昱觉得特别兴奋。但是当队伍进入决赛后,面对“金牌”的诱惑,王曼昱的心情由兴奋转为紧张,“这对我们来说是次机会,如果把握不住,估计以后很难有这样的经历了。”决赛前的晚饭,王曼昱紧张到一点都吃不下去。到了

  决赛赛场上,当黑龙江队输掉第一分后,第二个上场的王曼昱更是压力大到爆棚,“我要是输掉第二场,后面上场的璇姐就太难打了,我一定得拿下这分。”这场比赛的对手范思琦和王曼昱同是国家二队队员,按平时战绩王曼昱占有一定优势,但是到了全锦赛决赛赛场,王曼昱的双脚像粘在地上一样动不起来。两人的比赛一直纠结到决胜局仍难分胜负。10平后,范思琦抢得一分,11:10拿到赛点,将王曼昱逼到绝境。接下来轮到王曼昱接发球,当时王曼昱心想,这时候要是输了可就太冤了。所以在最后关头,王曼昱选择搏杀,将比分扳平。而后,王曼昱靠着这口气儿,连得两分以13:11赢下了比赛。赛后她想到那一分搏杀球,依然觉得后怕,“幸亏最后赢了,要不然得为那个球后悔死。”

  第三场比赛,王璇战胜四川队的聂维。第四场,王曼昱再度登场,迎战朱雨玲。“跟范思琪打完,我身体完全活动开了。而且赢了一场之后,我觉得自己能豁出去了,毕竟人家还是主力,我肯定比人家差嘛,又这么小的年龄,自己就完全拼出去,越拼越好。”3比0战胜朱雨玲后,王曼昱和队友一同迎来黑龙江队久违的胜利。

  年仅15岁的王曼昱虽然收获了宝贵的团体金牌,但因为单打没能进入前八而错过了直升一队的直通车,“没打进一队说明我水平还没到位,没什么可抱怨的,继续努力一定会有回报。我还年轻,以后有都是机会,我的乒乓故事还‘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路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