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26期

李鹏飞:让“组织比赛”更简单

2014-12-26 17:18:00
0

        文/阎密 图/王昊天

  “20岁出头的时候,我想当一个‘吃货’,把全中国好吃的东西都吃遍,或者作为‘驴友’游遍中国的大好河山,我偏好‘重口味’,喜欢追求刺激。但现在,我厌倦了那种生活,想实实在在地做些对自己有意义,并且能惠及他人的事情。”

  初次见到李鹏飞是在今年的中国成都公开赛期间,当时他游走于比赛现场和工作人员区域,还没来得及细聊,他就生病住院了。原来为了让球友们用上赛事编排软件,李鹏飞跟设计团队一起连续熬了5个通宵,在补好软件的一个小bug后,人就倒在了地上。李鹏飞的好哥们儿王勤说,在医院的输氧室见到他时,他胡子拉碴,憔悴极了,王勤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强壮如牛的李鹏飞。

  假扮美女“骗取”论坛网友帮助

  在成都业余乒乓圈,“华丽洗心”这个名字算得上是家喻户晓。此人混迹于各大乒乓球论坛和QQ群,经常做一些赛事活动的召集工作,偶尔也会“诗兴大发”,将业余乒乓球圈里的人和事写得栩栩如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因为大家基本是在网络上认识,见面就称呼对方网名,甚至有些跟我很熟的人也不会喊我名字。” 李鹏飞说。

  “喜欢至极,痴迷至狂,运动是一生的挚爱!” 从李鹏飞的微信个性签名中,不难看出他是个十足的运动狂人,乒乓球、羽毛球、网球、跑步、暴走、飞镖、台球、保龄球……李鹏飞都玩得不错。运动狂人身强体壮,他曾经创造过连续徒步15个小时暴走的记录。有时乒乓瘾来袭,他甚至会打到凌晨三四点。

  喜欢追求刺激的李鹏飞,曾经在公安系统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他放弃了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独闯广东深圳,任职全乒乓版主,2009年回到成都做手机生意。以前,成都一年难得有一两次比赛,李鹏飞回来后,月赛、季赛、等级升降赛、趣味赛等赛事如雨后春笋,一众球友算是过足了球瘾。最开始组织赛事,通常是他一个人身兼策划、统计报名、编排、总裁、记录、颁奖等全套工作,后来,身边帮忙的热心人多了起来,这让他很欣慰。然而,随着组织比赛次数的增多,李鹏飞渐渐觉得繁琐的过程,尤其是赛中记录比分、算小分成绩等琐碎环节,实在太耗精力了。

  2009年9月的一次比赛结束后,李鹏飞郑重其事地对好哥们儿王勤说,“我要做一个最好的软件,拿给所有喜欢运动的组织者和参赛者使用,我要用软件让组织比赛变得更简单。”自那之后,此前对软件方面一窍不通的李鹏飞开始了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睁眼就学习的生活,平时跟大家的聊天也三句不离软件,讲着讲着会手舞足蹈起来,而且每次都说再过一两周,他的软件就可以弄好供大家使用。可是,一两个月过去,软件的事还是没有着落。

  后来李鹏飞突然“消失”了,正在王勤纳闷的时候,他突然约王勤一起喝酒。饭桌上,他像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现在软件就剩下些‘小’问题需要解决,我最近找到个好方法,以前用男性ID去咨询,没什么人理我,但是我换了个美女头像,再用嗲嗲的语气发问,‘哗啦’一下好多人帮我解决问题。”意识到开发软件是个大工程,不能自己单干,李鹏飞决定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业”。起初,一些人觉得他异想天开,赛事组织类软件不仅需要开发人懂技术,还得精确地理解赛事规章制度。但李鹏飞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他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携兄弟几人开始了“软件开发大冒险”。

  第一个成功吃完螃蟹的人

  因为参与开发软件的几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不得不利用业余时间做这项“副业”,所以与其说这是个团队,倒不如称他们为李鹏飞的帮手。“当研究得越深入,我们发现技术方面不是大问题,反倒赛事本身有很多麻烦。我找了很多跟乒乓球相关的朋友,开球馆的、裁判、负责组织比赛的人员等等,希望依靠他们对乒乓球规章制度的深入理解,也就是抠字眼来设置软件代码。”

  其实,在李鹏飞开发软件的过程中,成都市面上也有几家公司在制作这类软件,可最终都是不了了之。面对庞大的工作量和随时都会出现的小问题,李鹏飞跟其他兄弟有些力不从心。虽然谁也没把解散的话说出口,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各自继续以前的生活了。“即使我们不像之前那样一起天天熬夜做程序,分开的这段期间,我们却没有停下脚步。可以说那是我们在赛事业务上提炼和技术上累积的过程。”

  2011年,阿迪达斯成都青少年巡回赛上,帮忙的李鹏飞看见国际乒联用excel表录入比分。已从技术“白痴”变成大师的他再次被戳中“痛点”,“这么多年过去了,跟网球、田径等项目比,乒乓球怎么还是如此落后!继续软件开发的想法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凑巧的是,2011年底,李鹏飞又认识了几位有共同志向的朋友,其中一位在软件行业有一定知名度,曾获得过金奖。经过半年时间的相互了解,2012年6月,兄弟八人合开了一家体育文化公司——建拓体育文化创意公司。

  公司成立初期,他们只接受赛事组织的实体工作,直至2012年底才把开发软件的事情提上日程。“跟之前仅凭单纯的喜爱做事不同,如今我们年龄都不小了,有的已经拖儿带女,所以要想抛开自己的主业,进行专职开发,没有收入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进行洽谈商议,才能确定这件事情是值得我们全身心投入的。”

  经过一年多的研发,赛事组织类软件——威赛(VVsai)已初步成型。像赛前报名,比赛中比分的时时更新,下一场对手,裁判及比赛场地的信息,赛后输赢的成绩推送,运动员确认成绩签字等赛事“一条龙”均可以在电脑或手机上实现。而现在要做到这一切,只需扫描软件的二维码即可完成。对于自己积淀多年的成果,李鹏飞兴奋劲地说:“虽然不至于说是前无古人的壮举,可要想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先例还是很困难,所以好多事情都需要我们一点点摸索。每周开会讨论时,大家各抒己见,吵得很凶。如果让我们做一个淘宝或美团这样的网站,我们会做得非常快,因为只是模仿,但这个软件是我们重新创造的,可以说我们是第一个成功吃完螃蟹的人。”

  一生做好一件事

  目前,软件的大体框架已经搭建完成,李鹏飞团队近阶段要做的就是处理细枝末叶的问题。“起初,我们认为这个产品很小,后来发现这个体系非常庞大,所以我们不再做加法,往软件里添内容,而是在软件主体已成型的情况下,开始相应地做减法。像QQ,用户轻松地用它聊天,但它背后的运作十分复杂。虽说我们不会做到那种程度,可我们的目标要实现起来并不比它小。”为了能及时发现更多bug,李鹏飞团队开始在组织比赛的过程中使用自己的软件,以便有问题随时更改。“我们的想法太多了,软件除了正常地组织赛事外,还想添加其他提高用户体验的功能,如定位找球馆、球友功能,或者把比赛成绩分享到微博、朋友圈等,这些技术都很简单,但就目前人手来说,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弄。”所以,李鹏飞还在寻觅既喜欢运动,又可以从事软件开发的合作伙伴。

  面对软件完善过程中不断出现的大小问题,李鹏飞之前还给自己留了余地,“我做软件开发这么多年,积累一定的经验,如果公司搞砸了,我应聘做个程序员,应该还有一条活路。”但接下来的一件事让他坚定地“自断后路”。一个打羽毛球的朋友,才四十岁左右,被诊断出了肺癌晚期,这让李鹏飞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over(结束)了,所以在有限的生命里,如果全心投入能把软件事业做好,至少我们在人生中留下过绚丽的一笔。”

  李鹏飞之所以坚定信念,与老婆“妖花”的大力支持也是分不开的。两人谈恋爱的时候,李鹏飞就曾试探性地问过,“我要做的这件事可能把我所有的钱都投进去,如果失败,我会变成穷光蛋。”结果,还是女朋友的“妖花”只淡淡地回了句“没关系,大不了我们重头再来。”这让本就亏欠女友太多的李鹏飞更加感动,“人们都说‘屌丝’程序员,我们在开发过程中真的是很乏味,甚至忙到一天连句话都不说,更没有时间陪女朋友了。”

  结婚后,李鹏飞觉得身上的责任更重了,尤其是在自己住院后,他想明白很多事情。“之前我一心想让我们的软件早点为球友谋福利,为了达到目的,我个人哪怕鞠躬尽瘁都可以,但现在,我要对老婆、对公司负责。所以,等到产品没有太大问题,至少不会有太明显的bug时,我会考虑把它推到市面上去。”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