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26期

那时候,我们觉得世界很小

2014-12-26 17:27:00
0

  《乒乓世界》驻外记者 石小娟

  前一阵,微信圈中传着一则微文,传到广西之后,大致变成如下:

  在广西有一个地方叫体工大队,有群孩子叫运动员,那些年,我们练六天休一天,春节只放一天假,从没和家人一起过过年。

  我们三五成群吃夜宵、没事儿逛逛天大、逛逛朝阳广场,去个西大民院,上个百货大楼。

  那时体工大队是我们的家,一个寝室4张床4个人,我们一起起哄,一起打闹,球鞋成排床下放,袜子成行绳上挂……一件小事闹的可以笑好久。

  那时候,我们觉得世界很小。

  后来,为了各自的前途梦想,大家各奔东西。

  如今,恍然才知, 也许一别就会是一世。

  时光已过去,过不去的是美好的记忆。

  队友们,兄弟姐妹们我想你们了! 你们都好吗? 在外照顾好自己,祝你们身体健康,事业顺利!

  相信所有进过省专业队的人,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们少小离家,在简陋而且严格封闭的环境中,挥洒汗水挑战极限,训练场、宿舍的两点一线之间,我们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段。因为年轻,苦中也不乏快乐,因为竞技体育的残酷特性,决定了我们必须离开,去找寻新的生活和奋斗目标。

  各奔前程光阴流水,青葱年少的我们,转眼已成沧桑中年。

  广西乒乓球队大约是在上世纪60年代成立的,曾经培养出梁戈亮、谢赛克、韦晴光、周宏、谢超杰等世界冠军和全国冠军。

  上下几代运动员教练员的大团聚,于2012年在钦州第一次举办之后,欲罢不能,两年后的2014年10月,集结号再起,大队人马在桂林汇合。

  桂林是我萦绕梦中的故乡,更是我的乒乓起点。

  在桂林,有我的启蒙教练、还有我在广西队时最最要好的朋友,虽然疏于联络却时常心中惦记。

  错过了钦州聚会的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这次的故土重返和起点重归。

  秋高气爽的时节里,东京盛开的桂花随风送我,故乡桂林满城的幽香迎风而来。期待重逢的兴奋里,掺杂着一点点近乡的情怯。

  我们广西的骄傲梁戈亮大英雄和任国强教练从北京赶来了;

  中国乒坛赫赫有名的无名英雄黄统生携夫人从美国回来了;

  还有一些队友是千里迢迢从欧洲前来赴会。

  从前在队里,我属于脾气极丑态度极差、专项技术垫底身体素质零分的问题少女。种种劣迹,在十年前《乒乓世界》连载的《熊本十年续篇:往事如烟》中已经自我披露很多。又一个十年过去,现在的我也在教小孩子们打球,就更加佩服当年决定把留我在广西队的几位女教练:如此顽石,你们可真敢留下!

  几十年后的第一回重逢,队友的第一个拥抱之后,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小娟,当年我们一起被教练罚写检讨!”

  “哈,写检讨是我的强项,你不会,还是我教你写的!”时至今日仍然不可救药地自豪着。

  桂林的师长师兄和师姐们为了这次大聚会出力出钱,安排了丰富的活动内容。

  短短三天的时间,我们一起游览桂林阳朔的山水美景,一起追溯几十年前的体工队往事,还跟从前一样结伴挥拍上阵。

  恍惚之中,我们穿越时空隧道,性情笑容言谈举止一如往昔。

  忘情之间,内心深处,谁都没有忘记那一段共同的青涩记忆。

  唯一不同的是,当再次站在球台前,没有了当年激烈无情幼稚笨拙的竞争,我们其实可以如此单纯地享受乒来乓去的快乐!

  最近,常常会想到圆满这两个字。

  年少狂妄到后果不计;荣辱委屈前深浅不顾;鲁莽激进的棱角划出的是不欢而散的痕迹和中途半端的懊悔。

  岁月磨砺四季轮回,渐渐明白人生注定不会凡事圆满,但心灵却是可以圆满静美益人怡人的。

  在山水环绕桂花飘香的故乡秋季,见到了几乎所有在桂林业余体校、广西乒乓球队指导过我的教练。

  我一直希望能够有机会见到他们,感谢他们的培育之恩,更要为小时候的胡作非为向他们致歉。

  而我亲爱的队友们,悲喜不言几十年,儿女长成我们渐老,少了年轻的面容,我们却多了一份沉淀恩怨、笑谈往事的从容。

  除了彼此拥有的难忘过去让我们怀念,更有齐声欢唱的快乐未来由我们把握。

  地球圆乒乓圆,人生终究也是个圆。

  珍重珍惜,两年后我们玉林再团聚!

  全国的体工队精英们,何不跟我们一道行动起来?思念应该衔接欢聚哦!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