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7期

中国队已经刻在我骨子里了——中国乒乓球队王皓

2015-01-13 10:01:00
0

        在即将离开国家队的时候,我心里有很多不舍,也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团队的深厚感情。我在这个强大的集体中跟大家共同奋斗了14年,每个人都帮助过我,从领导、教练、队友到科研后勤保障等工作人员无一例外。所以在告别国手生涯之前,我梳理了一下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很想跟教练和队友们说说心里话,并借此机会向所有支持帮助过我的人说一声谢谢。

  乒乓球给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从小选择乒乓球这个项目,是因为非常喜欢她。正是因为热爱,所以无论遇到多大的挫折和失败我都没有放弃。我在国家队训练14年了,从一开始大家并不看好我的打法,到后来经过教练的调教和自己的努力,最后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打法类型,并且有幸代表国家队多次参加世界比赛、三次参加奥运会,取得了一些成绩,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对乒乓球的感情是非常执着的。

  最开始我在长春刚学乒乓球的时候,很多人和我一样练直板横打,但后来只有我坚持了下来,队友们中途都换了打法,或者加了推挡。我进二队时还是在老球馆训练,我记得有一天徐主任过来看我的训练,当时主管教练韩华问他,我的打法需不需要加推挡,徐主任说了一句:“就这么打吧,挺好。”当时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从上一队开始就是吴敬平教练带我。我记得非常清楚,刚进队时我并不是重点培养的苗子,刚分教练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教练,后来是因为当年联赛期间我一直在俱乐部里陪马琳练习,吴指导才把我挑进他的组里。一年以后有一个长春公开赛,因为长春是我的家乡,吴指导在教练组研究名单时建议报我去,但教练组对我的能力没有信心,认为我水平不行,最后没去成。当时我心里就憋上一口气,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赢得教练组的信任。幸运的是,紧接着队内开始实行竞争制度,参加公开赛的名额也要靠队内循环比赛打出来,当时我跟刘指导说:“我的机会来了。”当时刘指导还不是教练,他还挺纳闷,说什么机会来了?我说“终于竞争了”!

  经过队内竞争和俱乐部联赛的锻炼,我在2001年全运会上打得不错,那年是我和王涛、刘国梁一起打的唯一一届全运会,我们八一队获得了团体冠军,让我的自信心又进一步提升了。可以说,既残酷又公平的队内竞争也是我能在2001-2003年快速成长的主要原因。

  尽管那段时间我进步很快,但我并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参加2004年奥运会。如果我算是一匹千里马的话,当时只有蔡局这位“伯乐”预见到了我能够跑多快,能够跑多远。2001年全运会团体决赛的时候,蔡指导就问吴指导:“你有没有想到让王皓参加2004年奥运会?”把吴指导都问得一愣,因为吴指导本来是想带我去拼2008年奥运会的,结果蔡指导的这句话,让吴指导在后来训练的日子里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我身上,盯马琳的时间都少多了,当时也是因为马琳肯定能参加2004年奥运会了。有教练一直盯着你,除了帮助你在技术上进步,本身也会给你一些信心,所以那期间,我的整体实力和自信心都提升的非常快。蔡指导对我还有一次很关键的点拨,对我打法风格的形成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也是在这期间,他让我加强反手台内进攻,让吴指导也受到了一些启发,经过反复练习,我练出了反手台内拧这一技术,一直到现在这一技术都非常流行,不光中国运动员,国外运动员也会用反手拧这一招。有时候想起来,我会有点得意,这也是乒乓球给我带来快乐的时候。

  事实上,在我的国手生涯中,乒乓球让我尝遍了各种酸甜苦辣。有些人成功很快,收获了很多,而我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从几次刻骨铭心的失败中积累了最宝贵的经验,磨砺了我的意志,强大了我的内心,也明白了自己最在意什么。

  三次参加奥运会,三次进入决赛,三次获得亚军,我的经历不仅在中国乒乓球队,在中国体育界也是绝无仅有的。雅典奥运会输给柳承敏后,很多人都安慰我,说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能进决赛已经不错了。但是作为中国乒乓队的一员,我知道打第二肯定不行,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心态一直没有调整过来,结果一直到2006年不来梅世乒赛之前,我参加的好多比赛都打了第二名,“千年老二”的外号也来了。当时我连续两年参加亚洲杯比赛,其实很多协会都“看不上”这个比赛,派出的都不是最强阵容,这两届我都拿了冠军。当时我就体会到,不管比赛大小,只要拿了冠军对我的心理状态就是一种帮助和提升,人不能光想着奥运会,要经历一次次小比赛的磨练和积累,才能在大比赛中得到机会,才能发挥出来。这是我在带着“千年老二”外号的那几年,明白的道理。

  我状态最不好的时候是2008年输了奥运会单打之后,那会儿精神状态很差,人的信心不强,感觉又一次输了奥运会。当时队里大家都很高兴,就我高兴不起来。2009年横滨世界比赛之前,我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那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混乱的一段时期,状态不是最混乱,但人的思想是完全混乱的,有点钻牛角尖,赢球的欲望和信念都在不断下降。那时候是刘指导拯救了我,他想尽了所有办法,让我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在备战横滨封闭训练期间甚至破天荒地给我放了一个多星期的假。包括吴指导也是绞尽脑汁,还特地让师娘来封闭训练基地跟我聊,还有当时在我身边的队友,大家都诚心诚意地帮助我。

  到了横滨以后,刘指导把我叫到他房间,说你能够来这就是胜利,你能够站到球台边打第一场比赛就是胜利。他跟我说完以后,我对自己说,我来都来了,第一场无论如何你得上去打,绝对不能弃权不打了。要是不打的话,确实对不起所有的人,那次我爸妈也到横滨给我加油去了,很多的亲戚朋友包括王涛都去了。结果第一场打完以后我觉得还行,状态非常好,打完第一场就不想下去了,就想继续打下来,结果就一直打一直打,最后打了冠军。双打跟陈玘配对也是临去之前才决定的,结果打得也很好。

  拿了冠军之后,大家都以为我扭转过来了,我也有点得意忘形。但实际上,当我在横滨世乒赛拿了冠军、在全运会上又拿了三块金牌以后,已经把自己所有的能量都挥霍完了,只是自己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而刘指导早就已经提醒我了,从横滨回国这一路上都在跟我聊,说你这么下去肯定不行,会出大问题,但我还是没往心里去。所以到了2010年,我再一次落入谷底,莫斯科世乒赛之前是我技术状态最差的时候,人也胖。技术状态越差,思想负担就越重,对外界的评价也越在意,再加上跟吴指导之间又发生了一点误会,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一起了,直通莫斯科选拔赛的时候,我一场球都赢不了,直到最后两轮PK才竞争上。到了莫斯科赛场上,小组赛时我的状态也不差,但自己心里没底,手上没感觉,感觉心跟球不合,是分开的。半决赛没让我上场后,心气儿一下子就没了半截,开完决赛的准备会之后,我自己已经在犯嘀咕了,看到女队输了,我心里就更没底了。当时刘指导当机立断,问我能不能打,他可能也看到了我眼神的迷茫,马上决定换继科上场。继科上场打的时候,其实我在场下也很紧张,比自己上场还难受,因为马龙第一场已经输了,如果继科再输我们队伍就太困难了。继科上场打是因为我不敢上场,如果因为我的退缩导致了球队输的话,那是不可原谅的。

  从那时候开始我真正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2012年奥运会我真的是很难参加了。莫斯科世乒赛之后刘指导有一次在中央电视台评论时说我状态差,很危险,我听了之后心情一下子又沉到谷底,包括吴指导当时也有点不理解,但是事后再去想,如果当时刘指导不这么狠狠地敲打我,我的运动生涯可能早在三四年前就结束了。

  我热爱国家队,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记得我们1983年这批运动员刚进队时,教练组对我们的总体评价是惰性强、不成熟,平时总感觉自己不错,打起比赛又不是那么回事。回想起来,我们这批人当时确实心里优越感比较强,如果没有队伍的严格管理和教练们的悉心调教,我不可能取得那么多成绩。现在我们这一批队员以及十年多来跟我一起并肩作战的马琳、大力,陆陆续续都退役了,基本上都回到各省市做了教练,互相之间联系很频繁,感情非常好。我们在转型的时候都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从事乒乓球事业,是因为我们对乒乓球的热爱、对球队的热爱都是一样的,这种感情是无法割舍的,大家仍然把球队当成自己的家。

  我在国家队14年,跟球队、教练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我爸妈呆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我觉得这个球队能发展的这么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大家都对这个球队有感情,都想为球队做些事,希望球队能越来越好。有的时候自己想出去玩几天散散心,但是一出去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还是回到北京,回到球队有归属感。包括在外面一出点什么事,你首先想到的就是球队,只有球队会帮助你。所以好多人离开国家队以后,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处理的时候,都会特别怀念在球队的日子,大事小事都是球队帮你解决。为什么我跟球队所有人关系处得都不错,一是因为对球队的感情,二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想回报大家。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整个球队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我们打好比赛取得好成绩,帮助球队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是应该的,即使有一天退役了,我们内心里都愿意继续为球队付出,因为中国乒乓球队已经刻在我们骨子里了,无论什么时候、在任何地方,大家也都会记得你是中国乒乓球队的人。今年年初那批队员退役的时候,很多人在退役仪式上都哭了,大家确实对中国乒乓球队有感情,都舍不得离开这个集体。当时我也在想,自己也会有这一天,这是早晚的事情,也快了,这坚持就坚持了快一年,感情和感恩交织在一起,希望自己在这个球队呆一天就要为球队去付出。

  从我内心感情来讲,我真想一直留在队里,不管是打球还是当教练,我愿意始终跟这个优秀的团队在一起。同时我心里也很清楚,虽然作为运动员我收获了很多成绩和经验,但转型成为一名教练员,我是一个新兵,还要补充很多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需要边教边学。所以我职业规划的近期目标,就是回到八一队踏踏实实地向老教练学习,静心积累沉淀。八一队一直是一支非常有战斗力的优秀团队,近些年的大赛成绩非常好,而且从1992年开始每届奥运会都有队员参赛,作为教练员,成绩方面的压力肯定比较大,但我退役回到八一队之后,更希望自己能够把国家队的管理手段、竞争机制和拼搏精神带回去,让八一队的教练员和运动员拧成一股绳,同时带动八一队的年轻教练员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前些天我看到一句话,“为什么成功的人始终觉得累,因为他始终在爬坡”, 我觉得作为教练员我现在就是在山底下,需要一步步去爬坡,爬坡的过程中肯定会很累很痛苦,但我相信,只要你对事业很热爱很执着,再大的挑战都会觉得是一种乐趣。退役后我虽然人在八一队,但我会时刻准备着为国家队备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出力。奥运会参加一次和参加两次、三次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虽然我在三届奥运会单打决赛中失利了,但是我在打团体赛,包括奥运会之前、奥运会期间和之后的心态变化,成功的心态变化和失败的心态变化等方面都比其他人有更深的体会,我希望把这些经验完完全全地留给现在的参赛队员,帮助他们完成好里约奥运会的任务。

  回到八一队,我会带着一颗感恩的心

  在我的运动生涯中,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也得到了很多球迷的支持,我希望在自己转型后,也能做到不让这些帮助我的人失望,让支持我的人更为我感到骄傲。转型本身就不容易,再加上自己特别想做好,所以压力很大。就像当运动员时所有人都想拿大满贯,都想拿奥运冠军一样,当教练员我也希望自己能像刘指导那样做到最好,无论从打球、带队还是做人,刘指导在方方面面都已经给我做出了榜样。今后如果自己能够回到国家队做教练,我的目标不仅仅是带出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还要培养他们不仅在运动成绩上优秀,更要成为综合素质优秀的国际化人才,同时也要像刘指导一样为推广普及乒乓球运动做出努力,让更多人喜欢这项运动。

  我当运动员的时候就明白,要打大赛需要通过很多小比赛去积累,所以如果我想成为一个国家队的优秀教练,必须经过很多的磨练和积累才能达成。运动员都喜欢挑战,尤其当你自己找到方向、看见目标的时候,是非常有乐趣的。就像每次大赛前的封闭训练,这是最苦、最累的时候,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在为了一个明确的比赛目标去努力,所以都特别拼。现在的我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态。我已经明确今后的目标了,所以回到八一队做教练员的时候,我会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每天都拿出自己当运动员时踏踏实实训练的劲头和备战奥运会时的激情,朝着目标不断努力,争取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员,为我挚爱的乒乓球运动做出更大的贡献。

王皓主要成绩

2004年 卡塔尔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2004年 雅典奥运会 男单亚军
2005年 上海世乒赛 男双冠军(搭档孔令辉)
2006年 不来梅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2007年 马格德堡世界杯 男团冠军
2007年 巴塞罗那世界杯 男单冠军
2008年 广州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2008年 北京奥运会 男团冠军、男单亚军
2008年 列日世界杯 男单冠军
2009年 横滨世乒赛 男单冠军、男双冠军(搭档陈玘)
2010年 迪拜世界杯 男团冠军
2010年 马格德堡世界杯 男单冠军
2010年 莫斯科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2011年 马格德堡世界杯 男团冠军
2011年 鹿特丹世乒赛 男单亚军
2011年 巴黎世界杯 男单亚军
2012年 多特蒙德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2012年 伦敦奥运会 男团冠军 男单亚军
2013年 巴黎世乒赛 男单亚军
2014年 东京世乒赛团体赛 男团冠军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