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7期

青春,不言败——世青赛微群像

2015-01-13 13:15:00
0

  2014年的世青赛落户上海,这是继2005年第48届世乒赛以来,上海承办的第二个世界性乒乓球大赛,主办方特意将开幕仪式放到具有当地特色的邮轮上举行,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选手领略了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独特风情。中国队此番主场作战,12人的队伍中有9名队员是第一次参赛,其中还有一名“00后”,他们最终包揽了7个项目的全部金牌。

  梁靖崑:代表运动员宣完誓,才想起来没举手

  今年是18岁的梁靖崑是第二次参加世青赛。去年他在男单16进8时,以3比4憾负韩国黑马张友镇,那次失利让梁靖崑对于世青赛冠军更加渴望。为了训练更有针对性,已经升入一队的梁靖崑每天都要到二队,跟大部队一起备战。到上海后,梁靖崑收到一个通知——在开幕式上代表运动员宣誓。对于这个惊喜,他是又高兴又紧张,“开幕式前我背了一下午,没想到最后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稿子,说照着念就行了。”上场前,梁靖崑紧紧攥着稿子,不时低头瞄两眼,还总憨憨地跟别人说不紧张,结果他在台上宣誓了不到一分钟,下来之后突然反应到,“我刚才好像忘举手了!”

  宣誓忘了举手,比赛也打得不完美。在男单8进4的比赛中,梁靖崑遇到了队友薛飞,两人一年多没有交过手,梁靖崑因为准备其他项目也没有特意准备这场比赛,所以当场上比分拉锯之后,梁靖崑有些手足无措。“我以为大分领先最后就能赢,侥幸心理太严重。等被对方咬到第七局,我又太消极了,一直在抱怨怎么会这样。”直到比赛结束,梁靖崑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输的,只觉得这是一场痛苦的回忆,“还是平时训练不到位,以后我必须更努力了。”

  于子洋:跟村松打比赛,脚后跟儿跺得直疼

  世青赛前,国家队进行了一二队交流赛,于子洋打完那个比赛肩有点儿伤,所以世青赛前练得不多。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在上海的发挥,尤其是在跟日本队的男团决赛中,他对阵村松雄斗时由于拉球跺脚过猛,以至于赛后脚后跟儿疼了很久。“村松是我们的主要对手,我太想赢他,就使出全身力气去打了。”

  男单决赛中,于子洋和村松雄斗再次相遇,“他是踩着我们两个队友打上来的,我不能放松警惕。”刘国正在决赛前夜带着于子洋一起看录像,帮他分析对手可能做出的哪些调整。有了坚定的信念和充足的准备,于子洋没给对手任何机会,4比0干脆利落地拿下了决赛。第一次参加世青赛,于子洋获得了两金一铜的成绩,但他并不觉得满足,“我现在是一队队员了,以后要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儿。”

  吕翔:最后还是输给了外国人

  吕翔第一次参加世青赛,由于之前打过亚少,所以这次比赛的主要对手他都接触过。备战期间,吕翔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日本的村松雄斗身上,结果两人在8进4时还真上了。比赛当天,吕翔先后打了不同项目的5场比赛,跟村松雄斗对决时已经到了晚上。“虽然之前没跟他打过,但我看过他的录像,知道他是什么风格的选手,但到了场上又是另一回事了。”

  前两局两人战平,第三局吕翔在10平之后没能赢下来,情绪马上有些低落,第四局他苦追回一局,但疲惫感已经让他的胳膊开始不听使唤了,后面两局吕翔都没有过5分。他说自己的力量太差了,打到最后手也已经瓢了。虽说没能完成不输给外国人的目标,但吕翔并没有因此沮丧,他总结出自己的技战术还算有针对性,只是抓住机会的能力还有待提高,“前五局我有三局都领先,但最后都输了,那时觉得领先就不用搏了,球打得还是保守了。”

  王楚钦:像个男子汉一样去打混双

  王楚钦是中国队的参赛队员中年龄最小的选手,今年只有14岁。入队之后他曾代表中国队参加了成都公开赛、中日韩运动会等青少年赛事,输了好几次外战。“中国队出去比赛不管打得好坏,最起码别输给外国人,这点我都没做到”,这份自责让王楚钦觉得世青赛是一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可他越这样想心里就越乱,备战也练得比较浮躁,“我恨不得马上就去比赛,见个外国人就打,但真碰上又觉得心里没底。”

  紧张的情绪让王楚钦在团体赛中没能把技术水平全部发挥出来,单打和男双也均败给队友,本没报多大希望的混双却一路前进,最终获得金牌。“我跟陈幸同之前没配过混双,有些技战术也打得不默契,但我们俩最好的一点就是互相鼓励。她毕竟是女孩儿,我觉得这时候就不分年龄大小了,必须多开导她,像个男子汉一样‘带’她打。”8进4时,两人战胜了一对非常有实力的克罗地亚选手,也完成了阻击外协会选手的任务,此后两人的配合更加默契,最终开开心心地拿到了冠军。

  刘丁硕:巴西那哥们都快把我打虚脱了

  1998年出生的刘丁硕进队已经三年了,面对自己第一次世青赛,他颇感紧张。为了缓解压力,他拼命训练充实自己,练完还找朋友倾诉或干点轻松的事。原本一切都比较顺利,没想到刚到上海,刘丁硕就感冒了,还错过了在游轮上举办的开幕仪式。

  由于没参加团体赛,刘丁硕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在看台上观察外国队员。在男单16进8的比赛中,他遇到了美洲选手——上届青奥会男单季军获得者巴西的乌卡尔德拉诺,“赛前我看过他跟薛飞的比赛录像,结果被薛飞4比0横扫,所以我就没怎么准备”,可刘丁硕没想到,这个巴西人并没有他想象的不堪一击,反而一上来就把自己压制住了。连输两局后,刘丁硕第三局以7:10落后,只能扛一分是一分,直到把对方扛得开始犯错。扳回第三局后,刘丁硕全面发力,最终4比2逆转获胜,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好在最后赢了,不然他都快把我打虚脱了!”

  薛飞:打削球的能力有待提高

  薛飞和刘丁硕一样没有参加团体赛,可他俩也一直没闲着,不仅要给队友当陪练、拉拉队,还要在中国队“赶场”的时候充当摄像师准备技术录像。对于这样一份“打杂”的工作,薛飞干得乐此不疲,“我没参加团体赛,不能为队伍出力,能给大家做做后勤工作,还是要全心全意的。”

  单项比赛开始不久,薛飞就爆出世青赛的一大冷门,他在男单8进4时战胜梁靖崑,得到了很多人的夸赞。他还没来及高兴,随后就败给村松雄斗了。日本队的一号主力其实也是薛飞一直备战的主要对手,通过技术录像,他对村松雄斗有一定的了解,但走上赛场,他准备的技战术还没发挥出来就因为自己的失误丢了不少分。其实薛飞本身就不太擅长打削球,他对于旋转总拿捏不准,进攻又经常拉不上,所以输了这场比赛更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削球是我的薄弱环节,回北京之后我要抓紧训练。”

  刘高阳:负面情绪影响了比赛

  刘高阳2012年进入国家一队,参加世青赛前,她跟着国家一队打了一轮大循环,竞争直通苏州选拔赛的资格,结果她没能跻身前四,遗憾落选。“第一次感觉离世乒赛那么近,却又亲手被自己葬送了”,带着这种负面情绪,刘高阳来到了上海。

  在团体赛期间,虽然她前几场球都轻松战胜了对手,但比赛确实打得没怎么走心,看在眼里的阎森敏锐地发现了她的思想问题,及时开导她要摒弃杂念,释放消极念头,全身心投入到世青赛中。随着比赛进程的深入,刘高阳逐渐找回了一些状态,没想到在女单8进4的比赛中,她输给了队友何卓佳。

  前两局刘高阳2比0领先,感觉差不多能拿下比赛的她放松了警惕,何卓佳抓住机会连追三局,以3比2实现反超。此时的刘高阳还是没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场上的局势多次出现误判,总觉得对手一定会保守失误。虽然两人纠缠到第七局,但心态起伏过大的刘高阳突然感觉异常紧张,手拿着球竟不知道往哪发。最终何卓佳一缠到底,完全在心理上占据上风,决胜局只让刘高阳拿到5分。“就像没有完美的人生一样,每次比赛也都会留一些遗憾”,刘高阳这样感叹她的世青赛之旅。

  陈幸同:没想到团体决赛赢得那么轻松

  世青赛前,陈幸同因在全国锦标赛中打进单打前八名而直接进入一队,队伍调整前,她一直跟着二队训练,也参加了一二队的交流比赛。由于她的成绩不计入最终排名,所以队友都开玩笑说她是“搅局的”,跟她比起赛来什么球都有,这让陈幸同很苦恼,“马上要打世青赛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竞技水平到底什么样。”

  来到上海,陈幸同积极投入到比赛中,凭借强大的整体实力,中国队不费吹灰之力就迅速打进了决赛。与前几天的备战相比,决赛前夜终于给了她如临大敌的感觉。决赛当天,排兵奇特的日本队将削球手佐藤瞳放在了一号位置,陈幸同虽然有点惊讶,但也是来者不拒,3比0就横扫了对手。赢下之后,陈幸同有点“发蒙”,她觉得自己准备了那么久,怎么这么快就打完了。“第一局还有点纠缠,后两局我明显感觉到她手软了”,在为自己打削球有进步而开心的时候,陈幸同想起了队友削球手张文静,在备战期间,张文静不仅陪她练球,还教她打削球的诀窍,所以陈幸同说军功章也有张文静的一半。

  王曼昱:拿了冠军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王曼昱自从2013年进入二队以后,拿了不少大赛奖牌,原本有希望升入一队的她却在一二队交流赛中意外落马。“正常来说,比赛前应该保持一个积极的状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比赛上,但我在备战时总感觉练得不对劲,每天都特别不自信。”

  到上海的头几天,王曼昱还沉浸在交流赛带来的痛苦中,但由于对手实力不强,她只需把赛前练到的技战术正常发挥出来就可以了,直到混双8进4时,王曼昱才感受到世青赛的对抗性。女单半决赛对阵队友何卓佳,王曼昱打出了一场最让她难忘的球,“这场比赛是我整个赛事中唯一一次打落后的球”,在1比2落后的情况下,王曼昱及时调整心态和战术,最终连扳三局取胜,这种从困难中摆脱出来的经历也为她决赛夺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次世青赛王曼昱获得两金一银,再回过头重新看一二队交流赛,她说自己主要是位置没摆正,“为了避免下一次的低落,我要好好训练提升实力,还要夹着尾巴做人。”

  陈可:把气全“撒”陈幸同身上了

  第一次参加世青赛的陈可喜忧参半,在双打8进4时,一年没怎么输过外战的陈可/王曼昱输给了日本的平野美宇/伊藤美诚。由于在韩国公开赛上轻取过对手,陈可说自己在这次交手时总有一种“保”的心态,“我们这条线只有一对中国组合,结果还没能守住,感觉心挺堵的。”

  还没来得及调整情绪,女单8进4就开始了,陈可的对手是陈幸同,最近这一段时间,她一直输多赢少。然而比赛开始后,她很快以2比0领先,第三局陈可的心态渐渐发生变化,她想如果先到3,赢的几率就更大。但陈幸同越打越坚决,连扳三局,眼看就要实现逆转。局间休息时,陈可反思了自己前几局的失利,她发现技战术中并没有过多问题,主要是自己的心态没有放平稳,进行这种思维转变之后,陈可一鼓作气拿下了比赛,还笑着说,“双打意外输球的气一直憋着,结果全撒到陈幸同身上了。”

  朱朝晖:我比以前更能顶了

  在世青赛选拔赛上,朱朝晖因为输给陈可而失去了参加团体赛的资格,“中国队只要参加团体赛基本就能拿冠军,我第一次参加世青赛,也特别想获得一块团体金牌。”虽然未能如愿,但并不妨碍朱朝晖为队友呐喊助威。

  单项赛开始后,朱朝晖在女单比赛16进8时,碰上赛会一号种子、南京青奥会女单亚军中国香港的杜凯琹。此前两人共交战五次,朱朝晖保持全胜,但在这场比赛中,杜凯琹率先发动,一度取得了大分3比2,第6局5:2的领先优势。朱朝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不着急,一分分咬,肯定能咬回来。最终她凭借坚定的信念,把一直领先的杜凯琹给打蔫了,决胜局仅让对手拿到2分。赢得这场比赛后,朱朝晖觉得自己成熟了,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时,她很容易打退堂鼓,但这一次她不仅头脑清醒,还多了一份自信,“我身上既然肩负着责任,就要对得起教练的这份信任。”

  何卓佳:“陪练”也有春天

  参加世青赛本来是何卓佳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因为这次队里先进行了选拔赛,她干脆利落地抓住机会,在选拔赛上击败了自己一年来从没赢过的张瑞,直接获得了参加单项比赛的资格。“2013年世青赛前我刚进队,因为是颗粒打法,所以一直在给主力队员当陪练,没想到第二年我也能参加世青赛了。”

  女单16进8时,何卓佳遭遇日本削球手佐藤瞳,她决定先和对手耗,看准时机再出击。没想这一耗,把比赛从第二局开始就耗到了“轮换发球法”,这种节奏的变化让何卓佳很不适应,她连输三局,每局都只输了两分。当眼泪开始在眼中打转的时候,场外指导陈振江告诉她:“现在大家都很累,谁能扛谁就能赢,不管她之前领不领先,领先多少”,听到鼓励的何卓佳再返赛场时一改颓势,似乎忘记自己大比分落后的事,经过1小时45分钟的鏖战,她终于打得对手招架不住了。获胜后的何卓佳高举双手,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而小伙伴们在“世青微信群”里也第一时间发出了“佳佳,好棒!”的大赞!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