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7期

世青赛教练点评

2015-01-13 13:29:00
0

 

  刘国正:加压减压都不可或缺

  中国队包揽男子项目金牌,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今年跟韩国队打亚少男团决赛时,我们大比分0比2落后,虽然最后赢了,但过程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年轻运动员在场上比赛时情况是非常不确定的,他们不像一队队员,承受过很多考验,心智更成熟,把控比赛的能力更强。所以,为避免这次世青赛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们在赛前做了大量工作。

  备战期间,我们跟一队打了交流赛,有的队员打得好,有的差一些,但只要不出现伤病,其它问题都可以解决。总体来看,这次练兵比我预想的结果要好,参赛队员基本找到了竞技状态。为了锻炼他们克服困难的能力,我们营造大赛的紧张气氛,给他们不断加压,而当比赛临近,面对主场作战可能出现的思想包袱,我们又开始为他们减压,让他们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参加世青赛。

  到了赛场后,我们的备战仍没有结束,两个没有参加团体赛的队员也帮忙出谋划策,大家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发表意见,这样汇集起来,团队的能量更加强大。这次世青的团体赛,我们再次碰到韩国队,结果3比0轻松拿了下来,与之前亚少的战况完全不同,这说明我们赛前的准备工作收到了成效。

  团体赛中,于子洋的状态不错,他在场上的拼劲能带动整个团队,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从日本公开赛男单夺冠后,他参加了一系列比赛,每一次都有很大进步。虽然成绩上有所突破,但于子洋对自我的要求没有放松,世青赛出发前,他表示非常想拿冠军,带着这种对胜利的渴望,他在使用技战术时也比以前坚定了。在团体和单打比赛中两次遇到日本削球手村松雄斗,于子洋一次比一次打得好,这也让我心定了不少。

  梁靖崑是这支队伍中的“大哥”,他进入一队大概有一年时间了,按理说在心态和技术上要高于其他5人,但他在团队中没有起到带头作用,说明他对自己的要求还是偏低一些。尤其是男单半决赛对薛飞那场球,他在个人能力比对手高出很多的情况下,自己越打越紧,导致了最后的失利。

  吕翔受腰伤影响,在今年的亚少比赛中打得一般,但以世青选拔赛第一名的成绩拿到参赛资格,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从赛前看,他对比赛胜利的渴望比以前更强烈,之前他都是打到自己认为可以就行了,没有逼自己更进一步,而这次他不光想获得一个成绩,还想为自己的青少年比赛画上一个圆满句点。虽说单打他输给了村松雄斗,但让我看到了他思想的成熟,畏难情绪较以前也减少了。

  王楚钦2000年出生,是一名很有潜力的队员,在国内一些青少年比赛中,他的成绩不错,但国内成绩不能拿出去衡量国际水平。这次代表中国队出战,他心里的起伏很大,所以他首先要沉下来,正视自己从技战术到心理素质等很多方面的不足。乒乓球道路对他来说任重而道远,需要更多的历练,不能一步登天。

  薛飞在之前一些国内比赛中表现一般,主要是他在思想上仍处于一种初级阶段,决心不够明确,骨子里的自信也不够。作为运动员,如果缺乏足够的决心和霸气,那是很难达到顶尖高度的。不过作为一名直板运动员,他的球有一定特点,击球质量也比较高,外国选手不太适应,所以他在打外战时比较吃香。

  刘丁硕进队已经三年了,表现中规中矩、时好时坏,近一年来基本稳定一些。他的技术比较全面,但缺乏一些突出特点,尤其心态有了起伏之后,击球的质量会明显降低,对对手构不成很大威胁。在现阶段,如果均衡而不突出,他以后的发展会受到一些局限。

  阎森:我们的技战术还不够强大

  从完成任务的角度说,这次世青赛女线成绩还不错,队员在比赛中的表现是值得肯定的。团体赛中,日本队一直都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她们的技术水平很平均,但日本队教练的排兵布阵一般不按常规出牌,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刻意安排哪个队员去抓对方。从实力上来看,我们三名队员的技术水平要高于日本队,她们有生胶和削球选手,只是在打法上会让我们有些别扭。赛前,我们针对特殊打法进行了专门训练,所以几名队员在场上的发挥都要比亚少期间好很多。

  决赛前两盘,刘高阳和陈幸同不管是精神面貌,还是技战术的使用都不错。刘高阳1996年出生,今年是她最后一次参加世青赛,所以她发自内心地想打好每场比赛。陈幸同第二盘碰上对方削球手佐藤瞳,虽然发挥得不算淋漓尽致,但比我想象中打得要好。最后一个出场的王曼昱,刚开局没能进入状态,打得有点紧,对手平野美宇在场上的变化比较多,也很能拼,什么时候稳,什么时候搏,她处理得都不错。相比之下,王曼昱的应对能力差了一点,好在她技术水平高于对手,打到后两局时,她的综合实力就发挥出来了。整体来讲,我们团体赛打得挺好,至少把赛前练的东西都打出来了。

  单项比赛中,6名队员全部参战,抛开比赛成绩来看,我认为何卓佳、陈可和朱朝晖在比赛中的发挥更为突出。何卓佳是生胶打法,在队内大家对她都比较熟,所以她跟队友不太好打,她在这次比赛中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体现了永不放弃的精神,尤其是跟日本削球手的比赛中,她在1比3落后的情况下,凭借意志品质将对手咬住,最后成功翻盘,这一点值得所有队员学习。8进4对刘高阳,何卓佳又大比分落后,她再次坚持到了最后,很不容易,不能说刘高阳打得不好,而是何卓佳太能缠了。

  陈可虽然报了团体赛,但只打了一场。单打比赛中,她碰到日本队状态较好的前田美优。以前陈可胆子比较小,心理抗压方面弱一些,但这场比赛她顶住压力,敢在场上发力和变化。虽然两人比分咬得很紧,但陈可关键时刻更勇敢一点,拿下了比赛。8进4时,陈可对阵陈幸同,其实她很下风,但也顶到了最后,我觉得这是她近一年比赛中表现最好的一次。

  朱朝晖在8进4的时候碰到日本的平野美宇,当时8强中我们有6人,日本队有2人。相比较来看,日本队员压力更大一些,但她们发挥得非常好。朱朝晖面对对方冲击时的表现可圈可点,她出手果断,关键时候敢发力,战术打得十分清楚,只是在心态方面,她在跟外国人打时有些“想赢怕输”的心理压力。跟王曼昱打单打决赛时,她反而放得比较开,展现出的技术也比较好。

  这次我们虽然赢了,但技术上还是不够强大,还需要在训练中抠得更细致。今后我们要把女子技术男性化的意识上不断灌输给队员们,尤其这次总结出女队员对于旋转的把控力还有待加强。即使她们在平时的训练中处理得还可以,但到比赛中,球的旋转一直在变化,她们反而不会发力、不敢发力,甚至不敢去碰球。另外,女队员在判断球性方面也比较弱,比赛打得很激烈时,她们都看不出球是转还是不转,向哪个方向转等等,这也是她们打削球不太过关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