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8期

武杨:我知道我爸心里也舍不得

2015-02-12 17:32:00
0

  我的性格和我爸爸有点像,比较内向,在家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很外向。我很小离开家去太原打球,但那时候我不是特别想家,只觉得自己在外面很新鲜,反而是长大了以后想家的时候比较多。以前我在二队打交流比赛的时候,好几次都没打上去,感觉自己碰到了很多困难而且怎么都克服不了,那时我就特别想家。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每次都是妈妈安慰我比较多,爸爸有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鼓励和关心,我和爸爸聊天基本是聊乒乓球。

  爸爸是乒乓球痴迷者

  小时候我练球都是爸爸陪我去,体校门口有个卖棉花糖的,我特别喜欢吃,但如果我练得不好,一看爸爸脸色比较冷,我就知道今天没棉花糖吃了。然后我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回家的时候心里就特别忐忑,因为到家我爸肯定要说我,“看看其他小朋友怎么练的,再看看你”,所以我小时候感觉我爸挺严厉的,也知道他在我身上付出了很多。

  小时候体校老师会留“家庭作业”,让我们对着家里柜子上的小门打球,球在地上颠一下再弹到柜门上,因为体校球台不多,不够分的,一开始去的时候每个人打不了几个球,所以老师就让我们回家练,我不爱练,我爸就每天监督我练球。还有一种“家庭作业”是从房顶上吊个绳子下面栓上球,在空中对着球打,我家这套设备也是爸爸给我做的,还每天监督我跳绳,就像我的私人教练一样。

  我爸自己也打球,大概是从我去太原市体校离开家以后开始打的,现在他在单位下班后也会打。我们俩的话题是以乒乓球为主,但不是他开导我或者鼓励我,而是问我一些技术,比如“怎么拉球”、“怎么摩擦”、“为什么我正手发不上力”,都是这些专业问题。但如果我特别专业地教他,他又学不会,所以我每次回答都得把握一下分寸和火候。有时候我告诉他的技术他打球时用上了,就会特别高兴,但他不会主动跟我说他打了什么比赛、获了什么名次,一般都是我妈告诉我。我爸现在对乒乓球挺痴迷,他是打直板的。

  爸爸经常教育我,要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现在我基本每年过年才能回家,爸妈那几天是一定会跟我在一起的。因为回家时间少,每次我妈妈都会说想我了,爸爸就从来不会,但从他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他想我。有一次他们送我回北京训练,分别的时候我妈因为舍不得都哭了,我爸那时候就故意转过身,我知道他心里也舍不得。

  因为回家的次数少,现在对于爸爸疼我的记忆都是小时候的。以前妈妈给我的零用钱特别少,爸爸有机会就会背着她多给我点钱,尤其是我去了市体校和省体校以后,爸爸总担心我钱不够花。我爸基本上对我是“有求必应”,在太原市体校时,这星期妈妈来看我,如果我看好一件衣服妈妈不给我买,我就特别想下个星期爸爸来看我,因为他一定会给我买。其实我小时候家里条件一般,爸妈都是上班族,但我爸为了让我更好地练球,吃穿条件也都能好点,就在我去了市体校以后开始在外面做兼职赚钱,所以我知道他为我付出很多,很辛苦,练球也更有动力,当然现在就都是我送爸妈礼物了。

  我家人从小就告诉我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好,不要半途而废,要对自己选择了的事情负责到底,所以我练球比较能吃苦,教练也说我比较能坚持,因为我爸一直给我这种印象,对工作和事业特别负责,有些事我觉得他是可做可不做的,但都一定会努力做好。我爸对我的要求也是得努力,他说不要求我打球打得多好,但既然每天在训练就不能浪费时间,要努力把做事做好。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