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8期

方博:请不要再叫我世青赛冠军了

2015-02-12 18:09:00
0

  正直、善良、幽默、人缘好,是队友们对方博的统一评价,随着2015年世界杯团体赛中国队夺冠,方博成为第109位世界冠军。

  “以后请不要再叫我世青赛冠军了”,方博在赛后第一时间发朋友圈。可以说,这个冠军在方博通过残酷的队内竞争成为世界杯男团阵容第五人时就拿到了,最近几年的“沉寂”让方博特别珍惜眼前的机会,他说自己不是因为这个冠军头衔而高兴,能参加世界杯比赛是对他发奋努力的回报,“现在的我通过竞争上了这个平台,可以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

  总在希望与失望中徘徊

  2006年,方博进入国家二队。2009年他在世青赛上一鸣惊人,获得全部四项冠军。当时他对自己信心满满,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马上队内要举行一个4人竞争,他一定能拿第一名。然而过度的自信变成了包袱,在那次比赛里方博排名垫底。

  2010方博获得了一次参加国际公开赛的机会,却在比赛第二轮便惨遭淘汰。比赛结束后,方博的主管教练肖战严厉地对方博说:“你用这样的心态打球,这辈子水平也就只能到这了!”但当时的方博根本听不进去,甚至觉得这是肖战“看不起”他。

  2012年,方博在奥地利公开赛前的队内比赛中又打得特别差。在去奥地利的飞机上,肖战跟方博聊了一路,“肖指导当时觉得我差不多到头了,跟我说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就行,不要看得太高了。他的话对我的触动特别大,因为我觉得我还能再努努力。”结果那一次,被刺激到的方博拿了奥地利公开赛的冠军。现在回想起来,方博说,他觉得自己过去给肖指导的感觉就是看到点希望、被浇灭,再看到点希望、再被浇灭,别说肖指导,连方博自己都觉得对“希望”有点麻木了。

  2013年是方博打得最不顺的一年,他的手受了伤,有差不多一年没练球。刚受伤时方博并没有在意,虽然打一个球就疼一下,但是他觉得这并不严重,歇一歇就好了。联赛前,方博打了几针封闭,“我当时想一边打联赛一边把手养好,接着我还可以打全运会,打公开赛,如果表现得好还能打总决赛,这些比赛之后可能我的位置会不一样。”那时他曾满怀希望地设想过自己接下来会参加一系列比赛,但没想到自己手上的伤正在联赛中日益加重。联赛过后,方博如期参加了全运会,在团体小组赛上,方博所在的山东鲁能队对阵八一队,第五场方博与樊振东的比赛成为压垮方博右手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比赛间隙,方博连拿毛巾擦汗时手都特别疼。那天在回程的班车上,方博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很少哭,就那一次,也不是因为输球哭,而是我觉得手伤成那样,我就什么都完了,接下来的比赛都打不了,其他的更是什么都不是了。”在8进4对上海队的前一天,方博的右手打了麻药,希望缓解疼痛,试试第二天能不能打,但他的手全都肿了起来,拍子都握不住了。

  “肖指导,您多抓抓我!”

  手受伤的这一年对方博来说太痛苦了,“那一年我觉得在队里几乎就是没有位置,有比赛时都是被忽略的那一个。”方博说手不能打球后,他干什么都有顾虑,别人在打球,他只能在旁边看着;别人在训练时,他一个人去吃饭都吃不踏实;有时候和队友一起玩,队友聊球,他却插不上嘴。“那时候我每天就在想、在看,我突然发现如果不打球,我别的更是什么都干不了。”他意识到,如果自己的手一直这样肯定不行,必须要尽快治好。从2013年底开始,方博跑过很多家医院,肖战也帮忙联系国外的医院,多方“会诊”后,终于经过医务组的综合讨论确定了可行的治疗方案。

  经过大半年的治疗和内心煎熬,方博的伤有了好转,人也变了。“原来的我有点自大,谁也不服,别人说的话我也听不进去,人特别固执。”方博说,他打球的技战术原来就有一些问题,比如发球比较单调,但之前的他明知道自己有问题就是改不过来,总怕改了之后用不上,一直拖着不改,教练也只能干着急。方博在低谷的时候,还总认为肖战教练觉得他没希望,慢慢不愿意跟教练多沟通,现在他才想明白,教练当时的着急和鞭策都是为了他好。

  2014年乒超联赛,方博所在的山东鲁能俱乐部获得冠军,半决赛中,方博在第五场2比0赢了周雨。“2012年锦标赛我输给周雨之后,感觉他在成绩上一直压着我,从那时起我就一直研究他。联赛决胜场我赢了他,一下感觉只要我用心打球其实还是有希望的。”在2014年里,方博有了转变,他的心能够沉下来了,努着劲儿训练,队里的教练都看到了他的变化。

  “2014年打联赛前,方博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肖指导,您现在好好抓抓我,给我些机会,我感觉我还有希望。’当时我看到这条短信心里很感动,我知道方博真的改变了。”作为方博的主管教练,肖战一直觉得方博自己的要劲儿不够,这条短信让肖战看到了方博的转变。肖战说,打完联赛后,方博又给他发了一次短信,希望再给他半年的时间,抓他抓得再紧一点。“方博很聪明,其实我一直对他都是有希望的。通过这件事我觉得他成熟了,训练也都是用心再练。运动员的最大问题,就是他们自身的渴望和自我要求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只有他们自己想要了才能真的往上走,训练才能真正管用。我觉得现在的方博就是自己想要,而且非常强烈。”

  在方博“想要”练球的这一年里,他觉得自己整体的技战术能力比以前提高了,内心也比以前强大了。“以前我打球很容易急、爱生气,有时候连输两场可能就放弃了,但是现在我能挺过来。”方博说,经过这一次低谷,自己对这项运动也看得更明白了,“现在即使是赢球,我也不会觉得是我翻身了,也不会有多高兴,因为我觉得是我练到了,我赢得踏实。如果输球,我会去想是不是我的技战术或者心态有问题,而不是像原来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在很多人眼里,过去的方博每到关键时,总容易“心软”,但现在,方博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这样了,因为这就是竞技体育,竞技体育必然就是残酷的。

  “开始”,因为改变

  在竞争2015年世界杯团体赛第五个参赛名额前,方博知道,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而他自己再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他在与崔庆磊、尚坤、刘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被所有人称为“准第109个世界冠军”。

  这次参加世界杯,方博心里明白,自己主要还是感受气氛,关键场次很难有上场的机会,但他依然积极准备,认真看录像。小组赛对阵埃及选手时,他不敢有一丝疏忽,即使对方实力跟自己有一定的差距,他也在赛前就做好了输一两局的最坏准备。最后中国男团夺冠,还没登上领奖台,方博就一直在笑,他说之前自己竞争上第五个名额时其实没有多开心,但是现在真的站上领奖台、真的成为第109个世界冠军时,喜悦还是无法抑制的。

  成为世界冠军后,方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以后请不要叫我世界青年锦标赛冠军了。”在方博心里,“世青赛冠军”这个头衔从2009年到现在,他背了太久。“现在想想,2009年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有多棒,只是自己觉得自己太好了。如果不是之后那几年我走了弯路,可能我早就在现在这个位置了。”世界杯后再回到队里,方博觉得心里踏实多了,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了“世界冠军”的头衔,而是从这以后,他觉得自己上了一个平台,以后可以沉下心来再去竞争了。

  赛后,很多人说方博这些年“不容易”,但方博觉得这只是他成长中的一个过程,即使对他来说相对苦一点、困难一点,但如果是对于那些成功人士,这根本就不算困难。在肖战眼里,方博是“幸运的”。“我觉得他得到的还是比他付出的要多,还应该继续去改变,去逼自己。”肖战说,在世界杯之前,他告诉方博:“不管这次有没有上场机会,也不管大家怎么说,你就是要好好去训练,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你只有时刻准备好才能赢得比赛。”虽然最后方博只在小组赛上场一次,但这个世界冠军也是通过他一年的努力争取来的。“方博的这个冠军,我想当成他的一个起步,在我眼里,真正能称为‘开始’的是我看到了他的进步,而不是他世界杯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我一直开玩笑跟他说,你拿多少冠军可能都拿不过张继科,但是你的每一个改变是我最想要看到的,我希望你能在队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过去,肖战一直跟方博说,自己的这几年的述职报告里主要写的就是没有把他和闫安培养成世界冠军是自己的遗憾,还开玩笑地说,如果这次方博真拿了世界冠军,他都不知道述职报告写什么了。今年1月15日肖战在国家队述职时,报告有一部分是后改的,“我之前那么说,是还想逼逼他,但是我想什么办法都不如他们自己想要管用。”肖战说,现在方博真的到了这一步,他想方博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世界冠军,“我还有无限的幻想和梦想等着他去实现。”

责任编辑: 左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