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第268期

刘洁&平野美宇:中国“妈妈”日本娃

2015-02-12 18:12:00
0

  2014年,有一对高人气、高颜值的中国“妈妈”日本娃走进公众视野,她们是来自河北队的刘洁和日本少年队的平野美宇。两人结缘于2013年4月,在将近2年的师徒情缘中,刘洁既是严厉的教练,又是照顾平野美宇生活的“小妈妈”。平野也不负众望,在这期间夺得2014年德国公开赛、西班牙公开赛、国际乒联总决赛女双冠军,2014年俄罗斯公开赛21岁以下组女单冠军等好成绩。

  初识

  刘洁:训练不认真,就给她小小的惩罚

  平野美宇:害怕教练生我气

  平野美宇2000年出生在日本山梨县,从3岁起就经常被妈妈带到自家的球馆玩球。当时妈妈只想着让她锻炼身体,没想到平野越玩越上瘾,上小学后,她参加了全日本小学2年级以下组的比赛,当时还是一年级小学生的平野美宇不但获得冠军,还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想打奥运会。”曾经都是校乒乓队主力的父母听到女儿这么说,很是欣慰。

  2013年4月平野美宇被选进日本少年队,当时刘洁已经在日本呆了8年,日语流利,少年队有意让刘洁带平野美宇。“我之前知道平野美宇这个小孩,对她印象也不错。不过,她当时算是日本队培养对象,整个日本对她的期望都很高,我带她肯定有压力。”几番思想斗争后,刘洁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专业地去带一个运动员,既然接下这工作,就要做好它。”

  第一次离开家去东京生活,平野美宇并没有因想家而落泪。刘洁说平野“坚强”这点跟自己很像,当年她离家去省队也没有跟其他队友一样嚎啕大哭,“我听平野说,在家里妈妈会管她,出来反倒自由。在学校里也有朋友,挺快乐的。”就这样,平野在“新家”开始了不一样的生活,白天她正常上初中二年级的课,下午大概4点多放学,5点上台子训练,晚上8点结束。有时,平野还要配合媒体采访,所以每天训练的时间都很有限。以前一节训练课结束后都会休息15分钟,但刘洁发现放松回来的平野很难快速进入状态,为了抓效率,她强制平野不休息,一直练。“她还是比较听话的孩子,我说什么她都听。”但毕竟平野年龄小,加上她的成绩不错,所以偶尔会耍小孩子脾气,刘洁对付她的招术是,只要不好好练,就体罚她多跑两圈,“中国人讲严师出高徒,我就有这种思想。能及时纠正的就立刻提醒她,其他小问题,我一开始不跟她生气,等到她犯了大错,我就攒在一起说,翻以前旧账,一点点告诉她这样不对。”

  相知

  刘洁:输球后陪她一起哭

  平野美宇:她不生气时挺温柔,像妈妈一样

  随着两人互相了解的深入,刘洁愈发觉得平野单纯得可爱,“有时候你跟她开玩笑,她也深信无疑。”为了激励平野好好训练,原本下午休息,刘洁告诉她如果上午练不好,下午不放假、继续练。一句玩笑话,平野却当真事听,一上午拼命练。有时候,刘洁还会用食物当做诱惑,给她训练的动力。比如告诉她15分钟内跑完规定的距离就给她买水喝,平野真玩命跑,跑完去找教练要水,如果刘洁忘买了,她就委屈地说:“我是为了这瓶水才跑那么认真的。”每每这个时候,刘洁都哭笑不得,她说这样“追债”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她会因为忙而忘了给平野买吃的,小债主就不停地追着要“你之前说给我买小点心,还没给我呢?”“答应给我的蛋糕呢?”……

  平野美宇以前的偶像是张怡宁,现在是刘诗雯;喜欢吃零食;买漂亮裙子;平时喜欢听AKB48组合的歌……不到半年,刘洁就对平野的兴趣爱好了如指掌,甚至脾气秉性,也摸得一清二楚,只要她表情一有变化,刘洁就知道怎么了。去年的全日本选手权比赛前,平野美宇得了病毒性流感,被隔离到比赛前一天才来训练。由于生病期间医生不让探视,刘洁与平野一个星期没见上面,对于接下来的比赛两人心里都没底。看着身体虚弱、表情茫然的平野,刘洁安慰她说:“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用多想,你要决定去打比赛,那就再坚持坚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比赛那几天对刘洁来说同样是一种煎熬,“我知道她心里着急,其实我也急,可又不能表现出来。”

  平野磕磕绊绊地进入17岁以下组的决赛,对手是她们队自己人,刘洁就不能像往常一样做场外,而是坐在正对的看台上,但她又怕平野看见自己分心,只好选择一个小角落里看球。刘洁的情绪随着平野的得分失分变化,当平野最后输掉比赛时,瞄了几眼看台,一个眼神,刘洁就感受到了她当时的痛苦。“我直接跑下去,在出口等她。她出来都哭抽了,看她这样我也特别难过,抱着她一起哭。”现在回忆起来,刘洁说:“那是我唯一一次因为她输球而难受,因为我知道她努力了,也十分想赢,可之前的意外身体状况多少对她造成了影响,这次输球肯定不会怪她。”两人相拥而泣后,平野在平时严厉的刘洁身上看到了护犊情深的爱,“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教练因为我哭,顿时感觉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其实她不生气的时候,像妈妈一样温柔。”

  共进退

  刘洁:她会用奖金给我买礼物

  平野美宇:我现在有个专门记录问题的小本,避免下次犯错

  平野美宇与伊藤美诚搭档摘得的德国公开赛女双金牌,是平野的首个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冠军。回顾那场胜利,师徒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在八进四碰到瑞典的李芬和葡萄牙的付玉组合时,刘洁赛前估计没什么戏,对手的年龄都快是平野她们的妈妈级别了,在球场上也算是“老油条”,还稚嫩的日本组合基本没法抗衡。结果出人意料,平野组合竟然3比0横扫老前辈。对于接下来跟中国香港李皓晴/吴颖岚的比赛,刘洁说:“进前四我们就很满足了,半比赛,我们依然下风。”可是,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平野组合想赢的决心更大,在先赢两局被追平后,仍旧咬住对手不放。进入决胜局,日本姑娘拼劲十足,以11:6就拿下了比赛。

  决赛前夜,刘洁和平野组合一样兴奋,但面对金牌的诱惑,刘洁怕两人有思想包袱,在技战术方面做好安排后,不时地叮嘱她们做足困难准备。第二天上场前,两个小姑娘虽然有些紧张,但夺冠欲也像一团烈火一样燃烧起来,结果又是一个3比0,平野组合问鼎冠军。场外指导刘洁也难掩激动之情,“这场比赛打得太棒了,心态好,发挥得也好。”

  在外界看来,这个冠军对于当时14岁的平野来说是份荣耀,也可能是她乒乓球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但刘洁表示她了解平野,这孩子特别单纯,除了赢比赛高兴之外,没什么特别深层次的理解,回到队里该怎么练还是怎么练。至于有关德国公开赛还记得哪些事情,平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只对一张照片印象深刻。”刘洁解释说那张照片拍的是平野组合听到有5000美元冠军奖金时的吃惊表情。

  既然赚了那么多钱,回日本之后怎么奖励自己呢?平野摇摇头,“我给自己什么都没买,我知道教练喜欢一个德国品牌的箱子,为了感谢她,我送了她一个,其余钱全部上交给妈妈。”刘洁在一旁笑着说,“平野告诉我她在攒钱,她妈妈一个月给她10000日元,相当于500多元人民币,她的零花钱不算多,东京消费水平挺高的,有时钱不够她还会向妈妈多申请一点。”刘洁还透露,平野每月必买《ViVi》时尚女性杂志,偶尔逛街看到好看的衣服裙子也会忍不住买一两件。

  再回到学校上课,平野多了公开赛冠军的光环,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可刘洁却认为这不算特别大的成就,“她才刚刚起步,我总跟她说,你各方面跟一流选手比都差得太多。”平野自己也知道想要有所建树就要暗自下功夫,从去年11月起,她开始用心记笔记,她说怕自己在没有场外指导时记不住对手的弱点,每打完一局,她就看本子提醒一下自己。

  现在问起师徒两人的未来目标是什么,平野美宇依然斩钉截铁地说:“肯定是打奥运会。”刘洁接过话茬,“谁都想去奥运会,但在参赛的路上,是一个又一个的小比赛积累起来的。”作为运动员出身的教练,刘洁说参加奥运何尝不是自己的梦想,当然希望自己的徒弟能替她完成心愿。

  平野美宇速问速答

  Q: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A:中等偏下(好实诚的孩子啊!你撒谎我们也不知道)。

  Q:打球和学习更喜欢哪个?

  A:乒乓球,因为我比赛多,总不去上学,落下功课我也没办法。

  Q:是什么让你打球坚持到现在?

  A:虽然总输球,但我心态好,我就想没关系,反正我年龄小,回去接着练,没准下次再打就有机会赢了。

  Q:刘洁对于你来说是神马角色?

  A:训练时候是教练,犯错就说我,可是走下训练场,她就是我们的妈妈,生活上什么事都可以找她帮忙。

  Q:有没有跟刘洁教练之间难忘的事情?

  A:教练看我平时坐电车,手里就拿着一张卡,我生日的时候,她就送了我一个coach的卡包,我特别喜欢。

  Q:现在有很多中国球迷是你的粉丝,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A:谢谢,我好高兴。(刘洁说她对粉丝还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大家喜欢她,她就开心。)

  Q:为什么不留长头发梳辫子?

  A:在日本高中生以下,尤其是乒乓球队不允许染头发,涂指甲。我们队还要求不能留长发,带卡子也必须是黑色的。

责任编辑: 左静
0